查看更多

瞳人菌

《笼中鸟》

这次依然是月觉线囚禁梗,整个故事发生在月觉结局之后,公主因为发现了基尔巴特的秘密被他强硬地留在了克雷亚布鲁。故事背景部分参考了基尔巴特跟加里的相关故事,比如基尔巴特一直暗暗仰慕哥哥有点自卑之类的设定。


  囚禁play真的好带感啊有木有!可以放心地写啪啪了(×)  


  ——正文——


  (一)庭院里的花卉


  庭院里的花依然灼灼地开着。


  每一朵都尽力地舒展着自己的花瓣,敞开怀抱渴望沐浴更多的阳光。我放下手里的花洒,颇有成就感地看着满庭的花卉。


  最开始只有车矢菊,之后又先后移植过来波斯菊,郁金香跟玫瑰,我费了些功夫去查阅了一些花卉护养相关的书籍,现在这些美丽的观赏植物在我的照顾之下也变得不那么娇弱容易凋谢了。


  “又在院子里吗?”一个冷淡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转过身,不出所料的看到了那个颀长的身影,白皙俊逸的脸庞上,青色眼孔里一片幽暗。


  我只跟他对视了几秒钟,就败下阵来,将目光移向别处。


  基尔巴特先生在人后的目光总是犀利深沉直透人心,虽然有些高兴他在我面前并不会佩戴人前的那张面具,然而在这犀利的注视之下,弱小的自己总是忍不住微微颤抖。


  我心里默默地念了一遍基尔巴特,然后开口问道:“加……加里先生,您今天不忙了吗?”平时这个时间,我总是见不到他的。


  他走到我身边伸手握住我的手腕,皱眉道:“你今天一直在院子里一直照顾这些花,连手上受伤了也不管了吗?”


  “诶?”我一愣,手上受伤明明是上午的事情,基尔巴特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我的反应似乎让他不太愉快,他好看的眉毛皱的更深了:“以后这些粗活交给下人们去做,知道了吗?你只要好好地看它们就行了。”


  “不要紧的。”我赶紧摇摇头,“来到克雷亚布鲁,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干,养花还可以打发时间啊。”


  基尔巴特先生定定地望着我,抿着嘴没说话。


  在那之后他就走了,等傍晚的时候,下人送来了一只夜莺。


  (二)夜莺的鸣唱


  夜莺灰扑扑的身体非常灵巧,在笼子里欢快地蹦达着。


  听说夜莺是一种非常擅于歌唱的小鸟,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听到它婉转的歌声,可惜趴在笼子面前盯着它很久,似乎我的急切让小鸟受到了惊吓,怎么样也不愿意展开歌喉。


  夜色慢慢降临窗外,我终于放弃了让夜莺出声,转而起身走向窗边,透过栏杆望着被晚霞染成一片绚丽橘红的天空。


  在一片静谧中,我内心隐隐升起一种隐秘的期待。


  基尔巴特先生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除了今天在庭院里的见面,我们根本没好好说上几句话。


  因为理解基尔巴特先生作为自己哥哥替身的压力,就算是他办公的楼阁就在庭院旁边,我也忍住想要见他的冲动,从来未曾踏入那里一步。


  只是心中的思念,却始终无法按捺住,反而因为两人的分开而变得愈演愈烈。


  “基尔巴特先生。”在无人处,我终于忍耐不住,小声地念出了他的名字。基尔巴特,仿佛只要念出来,萦绕在身边的寂寞就能因为这四个字而被驱散开来一样。


  仿佛是自己的祈祷得到了回应。半夜,在我睡得迷迷糊糊之际,一只冰冷的手缓缓地探入了我的睡衣之中。


  我因为这冰凉的触感顿时清醒过来。是基尔巴特先生来了,我惊喜地想要转过身,却被那双手的主人强硬地按住了肩膀。


  “加里先生……我以为你今晚也不会来了。”


  跟双手的冰冷完全不同,他在我耳边的呼吸是炙热的:“因为最近压力太大了,所以今天晚上想要放松一下,你会帮我吗?”


  放……放松么?基尔巴特先生一边嘴里吐露出无情的话语,一边双手暧昧地在我身上游离着,带起我身体内无法诉诸于口的燥热。我颤抖着声音道:“是想让我替你按摩吗?很高兴能为你分忧。”


  “不,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乖孩子。”他蓦地将我按在身下,宛如恶魔一般,将脸凑近我的耳边低语道。


  说完,他低头吻住我的脸颊、耳廓逐渐往脖间而去,整个过程缓慢而坚定,让我忍不住轻喘起来。他一只手搂住我的腰,另一只手伸向我衬衫上的纽扣,冷静而迅速地一个个解开,我背对着他,被他整个人压在床上动弹不得,胸口跟床铺之间那只手的动作带来的触感益发明显。


  最近解开衣服的手法真是越来越熟练了呢,被深吻的间隙,我竟然还有心情来思考这件事。


  我跟基尔巴特先生的关系就是在某个混乱的夜晚开始的,在那之后,两个人又渡过了不知道多少个这样的夜晚,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基尔巴特先生的技巧也越来越好了。


  我也不甘落后,想要努力转过身体,将手探向他的腰带,也不能让基尔巴特先生一个人这么辛苦,偶尔我也要主动一些。


  没想到他蓦地停下了动作。


  我……我又惹到基尔巴特先生了吗?


  我背对着他,完全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好忐忑地开口问道:“加……加里先生?”


  “……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一直叫我的名字就好。”


  我默了默,小声地念出那个名字:“加里先生。”


  “嗯,很好,好孩子,就这样一直不要停下来。”


  接下来等着我的是宛如狂风骤雨一般的掠夺,他在从后面侵入我的身体的时候,我紧紧地抓住了床单,一边无助低声抽泣着一边享受着这无尽的欢愉。


  不知何时,一直放在床头的夜莺忽然鸣唱起来。


  夹杂在沉重喘息中清亮婉转的鸟鸣声一下将两人高涨的热情消减下来。基尔巴特先生停下动作,不满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你傍晚的时候送来的夜莺。”我红着脸轻声道,“谢谢你,我很喜欢。”


  他没有说话,却忽然从我身体里抽出来,那一瞬间带来的快感让我忍不住低声呻吟了一声,我听见他在我耳边低声冷笑了笑,在我肩膀上印下一个轻薄的吻,紧接着起身下了床。


  我终于不用再趴着了,搂着被单坐了起来,正好瞧见他抓起鸟笼的模样。月光下他只穿着上衣,两条笔直的长腿结实有力,我着魔了似的无法移开双眼。


  那么刚刚他是一直穿着上衣在跟我做么?


  想到自己刚刚赤裸着身体被衣裳整齐的基尔巴特先生压在身下,我的脸因为羞耻而变得通红。


  “它晚上太吵了,会打扰到你睡觉的,以后换个安静点的给你。”他一边说,一边提起鸟笼往外走去。


  他要对夜莺做什么呢?我忍不住起身紧紧盯着那只金丝做的鸟笼。


  “金丝雀吧,更美丽,也更配得上你。”


  “不!”看见他的动作竟然是想要将鸟笼连着里面关着的夜莺一起扔出去,我忍不住喊道,“基尔巴特先生!”


  他猛然转过头,冷冷地注视着我。透着窗外的月光,我依稀看见他未曾被眼罩遮住的的青色瞳孔闪烁着熟悉的阴郁。


  那个冷酷的基尔巴特先生又回来了。


  是的,不是冷淡,而是冷酷。


  我捂住自己的嘴,知道自己触犯到了那个不能言说的禁忌,一阵恶寒从背后升起。


  他完全没有听从我的制止,随手就将鸟笼扔到了门外,紧接着朝着我走了过来。


  “刚刚还夸过你,怎么又不乖起来了呢。”


  “不乖的孩子,要受到惩罚。”


  宛如恶魔的剪影,基尔巴特先生将所有的光芒都挡在了身后,他缓慢地将身体覆盖在我的身上……


  (三)被注视的秘密


  基尔巴特先生最终还是没有留下来,像之前无数个夜晚那样,在清晨露水还未曾沾在绿叶时就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被“惩罚”得很辛苦,等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才下得了床。


  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基尔巴特先生摔在门外的鸟笼捡起来,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鸟笼被人好好地安放在了墙角,虽然被砸得变了形,里面的夜莺并没有出事。


  不管怎么样,这是基尔巴特先生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我让女仆找来新的笼子,把受惊的鸟儿重新安置起来。


  只是那晚上对夜莺的惊吓真的太大了,之后的好几天,夜莺再也没有开过口。而那一晚之后,基尔巴特先生再也没有来过我的房间。


  就算是白天偶尔遇到,他也绝对是装作完全不认识我的样子,一脸冷漠地从我身边走开。


  如果那天晚上没有叫出他的本名就好了。


  可是我也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在我心里,他一直都是基尔巴特而不是加里啊。


  夜莺的状态一天天恶化下去,几乎已经到了滴水不沾,粒米未进的地步。


  也许它并不想呆在我的身边吧?明明仰望的是更广阔的天空,却一直被关在笼子里,不管是谁都会难过的无法活下去的吧。


  终于在一天的清晨,我打开了鸟笼,把夜莺放了出去。夜莺欢快地鸣叫了一声,朝着一望无际的蔚蓝天空飞去。这还是这么久以来,我第二次听见夜莺的声音呢。


  如果基尔巴特先生知道我把他送给我的礼物放走了,他会不会不高兴呢?那天晚上虽然他装作很凶狠的样子把鸟笼给扔了出去,最后走的时候不也把它给捡起来了么?


  我忍不住望向基尔巴特先生办公的阁楼,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真的太久太久没有见到他,跟他说话了,无论怎样也好,让我去见他一面吧。这样想着,我忍不住朝着基尔巴特先生办公的阁楼走去。


  “抱歉,特洛伊美亚的公主殿下,加里殿下他刚刚有事出去了,现在并不在房间内呢。”执事先生温和有礼地跟我说。


  “诶?是刚刚出去的吗?”我想了一会儿,恳求道,“那么能不能让我上去等一会儿,我想把这个亲手交给加里先生跟他道歉。”


  执事先生思考了一会儿,答应了下来,领着我来到了基尔巴特先生往常办公的地方。


  基尔巴特先生办公的书房真是卷帙繁多啊,我将鸟笼放在桌上,在书架旁浏览了一阵,看到各种各样的书目,我再一次感受到基尔巴特先生作为这个国家继承人的认真跟努力。


  他是在真心为这个国家在做打算。


  想到这,我心中充满了对他的敬佩。无论怎样,这个国家的人民永远都不可能知道此时守护着他们的王子的真名,而基尔巴特先生还要承担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跟层出不穷的暗杀,就算因此而死亡,作为替身的他也被视作理所当然。


  那样真是太悲哀了,基尔巴特先生。


  我走到书房的窗口前,随意地扫了一眼,却不禁因为惊诧而止住了目光。


  这个位置……竟然一眼就能望见我所在的庭院?


  “你今天一直在院子里一直照顾这些花,连手上受伤了也不管了吗?”想起那天他莫名其妙说出的那句话,明明在那之前他根本没有去过庭院,却知道我的手受伤的事……原来他一直站在这里,默默地注视着我吗?


  基尔巴特先生……心里激起莫名的悸动,我再次默默念出那个已经深深烙印在我心底的名字。


  “执事先生,加里先生刚刚是为什么忽然间离开书房呢?照理说现在的他应该很忙吧?”我猛然间回头,直直地注视着执事先生。


  难道是他看到我往这边来了,所以才刻意回避我的吗?


  执事先生叹了口气:“加里殿下他前几天又遇到了暗杀,在跟刺客搏斗的时候受了伤。可是他又不愿意太过伸张,一直拖到今天才忽然想起来要去看医生。”


  我惊讶地问道:“他遇到了暗杀?”


  执事先生在我的追问下,说出了基尔巴特先生遇刺的具体的时间,还有受伤的部位,最后还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加里殿下虽然嘴上不说,但他一直很在意您,请您一定要劝劝殿下,让他以自己的伤势为重,不要被政务拖垮了身体。”


  我魂不守舍地点点头,基尔巴特先生遇到暗杀的那天不正是他来到我房间的前一夜吗?所以那天晚上他要我背对着他,连上衣都没有脱下来,是因为不愿意让我看到他的伤口吗?


  明明看上去是那么冷酷的一个人,却拥有着这样温柔的内心。


  为什么什么都不愿意跟我说呢,我也想要替你分担些什么啊,基尔巴特先生。


  我又询问了执事先生关于基尔巴特现在接受医治的地方,便飞快地朝着目的地奔了过去。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见到基尔巴特先生,想要跟他诉说我现在的心情。


  


  (四)相互倾诉的衷情


  等到真的抵达了目的地,我又不由得放缓了脚步屏住了呼吸。


  基尔巴特先生会不会仍然不愿意见我呢,他那时候是那么生气,因为我叫了他的名字。


  没等我想清楚,眼前的门就被门里的人打开了。


  哪怕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冷淡,那张英挺的面孔仍然让我心跳不止。那一刻,我大脑一片空白,忍不住再次叫出了他的真名:“基尔巴特先生……”


  他皱起了眉,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拉进房间抵在墙上,并示意医生离开。


  那只青色的瞳孔冰冷地注视着我,而我此时却忍不住怀念他另一只掩藏在眼罩之下的金色瞳孔,那样的温暖热烈,璀璨到让人无法直视。


  “你一再说出那个名字,是在提醒我要把你灭口吗?”


  就算是说出的话依然这么冷酷,我也不再害怕,我直视着他的眼睛,问道:“基尔巴特先生,你一直在注视着我吗,站在那扇窗后,注视着庭院里的我?”


  他沉默了一会儿:“没错……只是你想要表达什么?你今天不是来向我道别的吗?”


  “诶?”我一怔,完全不能理解他忽然间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不是把那只鸟放走了吗?”


  “是的,我今天本来找你就是为了跟你道歉,因为我放走了你送给我的鸟儿……只是这跟道别有什么关系呢?”我疑惑地问道。


  他青色的瞳孔里闪过我无法理解的情绪:“你把那只夜莺从笼子里放走,难道不是因为想要给它自由吗?你也想要,是吧。不然你每天在庭院里忙着浇花是为了什么呢,不就是因为留在我身边太无聊了吗?”


  “但是我要告诉你……”他加重了手劲,低声道,“就算是你再怎么想要离开,我都不会放你走。”


  “不是的!”我再也忍不住,一只手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身体,“我从来没有要离开基尔巴特先生的想法!”


  基尔巴特先生的胸膛温暖极了,在喊出他名字的一霎那,我感觉到他身体有一瞬间不易察觉的僵硬,可他并没有做什么过分激烈的举动。


  其实他并不讨厌我喊他基尔巴特,不是吗?


  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填满了我的胸膛。


  “基尔巴特先生,我今天来,是向你道歉的,除了道歉我放走了你的夜莺那件事,还有就是……”我满是歉意地抬头望着他,他紧紧抓住我的手也慢慢地松开了,“我要向你道歉,我可能今后都没有办法再喊你加里先生了。”


  “基尔巴特先生长久以来为了这个国家跟你的哥哥而努力地生活着,可是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因为基尔巴特先生本身而注视着你吧。可是我……想要成为那个人。”


  我终于说出来了,告诉他就算全世界只知道加里这个名字,而我始终是因为他是基尔巴特所以才愿意注视着他。


  就像曾经不小心脱口而出的话一样,没有一个人能代替另一个人,就算之后因为屈服于基尔巴特先生强大的意志而称呼他为加里,可这样的想法仍然在我脑海里扎根,根深蒂固。


  “我的话说完了,如果您仍然很生气,就请尽情地责罚我吧。”我脸红着对他表白道。


  他注视着我,久久不曾说出话来。


  “你一直在动摇我的内心,你真是个危险的女人。”他喃喃道,一个羽毛般轻浅的吻落在我的额头上。


  最后我们在房间里做了,混合着药水气息的医疗室里,我们激烈地抚慰着彼此,他温柔的吻落在我的身体上,我终于能够在接受他所有热情的同时尽情地喊出他的名字,基尔巴特。


  事后,我抚摸着他身体新近添加的伤口,忽然灵机一动,问道:“你刚刚不会是因为看见我放生夜莺,害怕我来向你道别,所以才特意跑到这里来回避我的吧?”


  他没有说话,但是白皙脸庞上少见的泛红出卖了他的心情。


  “原来你这么在意我,我真的好高兴……”


  没等我说完,基尔巴特先生皱着眉说道:“闭嘴!”接着便毫不犹豫地堵住了我的嘴唇。


  (五)尾声


  在那之后,基尔巴特先生最终还是做出了护送我离开克雷亚布鲁的决定。我没有反对,他这么做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在离开克雷亚布鲁的国界时,他紧紧拥抱着我,低声道:“我发誓,终有一天我会让你能光明正大地喊出我的名字。等到那一天来临,也将是我们俩真正在一起的日子。”


  “等我。”他终于扯下了眼罩,露出那只星星一样闪耀的金色瞳孔。


  “我等你。”我紧紧地回抱住他。


  就算两人暂时分离了,我的目光也将长久地追随着基尔巴特先生。基尔巴特先生,请你一定要留出自己内心的一部分,为自己而活着。


  我等你来接我的那一天。


  

【后记】

  爆肝啦!终于把这个短篇写完了!

话说当初在看完月觉跟月觉秘密故事时,就有很强的感触,基尔巴特下定决心要当加里,可是他内心是不是真的愿意一直当作别人的替身呢?答案是不,秘密故事里的一句话就很能反映出这个问题——“如果说不在意她呼喊的名字的话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已经决定了,作为加里继续生活下去)然后,在哪一天坏掉之前,一直守护好这段时光……”从这里可以看出,基尔巴特本身对这段感情是非常绝望的,因为他根本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一方面背负了太多的压力跟期望,一方面他作为人的本性又不愿意成为别人的替身。

而公主是不是就真的完全服从于月觉的基尔巴特把他完全当作加里的替身了呢?答案也是不,在未觉醒的剧情里她明明已经说出那么有见地的话来——“没有谁能够代替谁失去性命”“一个人不能代替另一个人”,怎么可能到月觉就完全把基尔巴特当作加里了╮(╯▽╰)╭而从月觉的剧情里也能看得出来,公主虽然在嘴里喊着加里先生,心里却一直在喊着基尔巴特的真名。只是她因为心疼基尔巴特的意志,而自我催眠了而已。

所以我就想,有没有其他的途径来解决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呢?

其实是有的,那就是让加里大哥走日觉路线解开诅咒回国重新当上继承人23333



评论
热度(56)
©瞳人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