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瞳人菌

《雪国三王子的成人礼》

月觉剧情看得我怅然若失,肿么就友情线了呢摔!于是就想写修尼长大开窍后对自己当年对公主发好友卡追悔莫及的剧情www

  

  本作私设:雪国王子18岁的时候要举办成年礼;雪国王子的宠物能找到自己的心上人。

  

  可能有ooc注意。

  

  ——以下正文——

  

  (一)意外的邀请函

  

  在解决了食梦兽之后,大家终于都过上了平静的生活。而我作为特洛伊美亚的唯一继承人,也在告别了同伴们之后回到自己的国家承担起治理工作。

  

  虽然对于在异世界长大的我来说,这份工作稍微有点艰辛,不过毕竟是来自哥哥的嘱托,不管怎么样,我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

  

  所以纳比呈给我那张来自雪国的邀请函时,我还在埋头于案牍之中辛苦地跟文件死磕。

  

  “公主殿下,这是雪国大王子福勒斯特殿下送过来的信函哦。”

  

  我头都没抬,伸手指了指桌边:“哦,请放在旁边吧,福勒斯特殿下这回是又看上特洛伊美的什么东西了吗?如果是能听见大海的声音的贝壳,一吹气就能膨胀的游泳圈之类的,就直接送给他吧。”

  

  “不,不是啦,这是邀请函,雪国三王子修尼这个月就要满18岁了,要举办盛大的成人礼哦。”

  

  听到那个令人怀念的名字,我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公主殿下,您要去吗?”

  

  我并没有立刻回答纳比的问题,脑海里恍惚闪过那年冰天雪地里两个人道别的画面。

  

  “艾莲娜。”

  

  “你不再是我的仆人了,特别封你为我的朋友吧。”

  

  “所以,欢迎再来这个国家玩哟,艾莲娜。”

  

  “嗯,那时,我会把艾莲娜当成一个很重要的朋友邀请到城堡来。”

  

  梦里,那个拥有纯白睫毛天使脸庞的少年微笑着朝我伸出手,因为记忆长久而变得模糊不清,然而我始终记得两人握手时那份温暖的感觉。

  

  而我已经很久没有再次感受到这种温暖了。

  

  虽然约定好了要作为朋友的身份被邀请再次去他的城堡,没想到当初的承诺却一直搁浅至今,不知道我的小小主人如今过得怎样呢?

  

  我满是怀念地接过了纳比手里的邀请函。

  

  (二)成年之后的修尼

  

  时隔三年,我再次踏入斯诺菲丽亚的土地,雪国的风景依然一如既往的迷人,银装素裹的天地干净耀眼得眩目。

  

  看着这冰天雪地的一切,我不由得感慨,雪真是美好而又残酷呢,无论这大地之上有过什么样的痕迹,它总能用一夜的时间将一切轻轻覆盖掉。

  

  这一次福勒斯特王子的接待礼仪非常周全,一下车,仆人们便簇拥上来,毕恭毕敬地将我们引入城堡。在踏入城堡的那一刻,我心里不由有些忐忑,当初那个总是动不动就会脸红的雪国少年是否还记得我这个朋友呢,还是像斯诺菲丽亚的雪一样,早已经将一切都抛之脑后?

  

  城堡的大门缓缓打开,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修长高挑的身影。

  

  “福勒斯特殿下?”背着光我有些看不清站在阴影处的那个人的面目,只好凭借当初模糊的印象,喊出了大王子的名字。

  

  那个身影一怔,随即快速地走出了阴影,一位白皙胜雪,血色双眸的少年出现在我眼前,一看就知道拥有纯正的雪族血统。

  

  不,已经不能再称呼他为少年了,他脸庞的轮廓早已没了可爱的婴儿肥,取而代之的是宛如刀削般俊美的线条,笔直入鬓的眉峰让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我只能从他青涩而生气的表情里迟疑地推测:“修……修尼?”

  

  虽然知道孩子总会长大,可才分别三年,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你这个笨蛋!不仅三年都不跟我联系,连我是谁都忘记了?”这健气充满活力的声音,果然是修尼。

  

  “不是啦,是修尼你变化太大了,才差点让我认不出来。”知道对方不是那个高傲霸气的大王子殿下,我内心的紧张感终于放了下来,跟修尼打趣道。

  

  修尼漂亮的双眸瞪得更大了,不可置信道:“你竟然这样理直气壮地说认不出我来了?”

  

  “修尼你忽然变得这样有男子气概让我有些不适应呢。”明明之前是那么的纤细,如今都已经快要长成能独当一面的男子汉啦,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他听了我的话,脸颊上飞快地浮现出可疑的红晕,骄傲地说:“都说了不要把我当小孩子看啦,我一直都很有男子气概啊。”

  

  修尼那动不动就脸红的小毛病还保留着,我终于找到了跟他相处的熟悉感,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是的,修尼君一直都很有男子气概,也很聪明。”

  

  以前只要轻轻抬手就能碰到他的肩膀,现在要举起手才能碰到了,摸头就更不可能了吧?长高了果然还是不方便。

  

  没想到他忽然间像是被什么不能忍受的东西碰到了,飞快地向后退了一步:“别……别碰我!”

  

  “诶?为什么?”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他眼神漂移向别的地方:“我可是高贵的王子,怎么能随便让你碰?”

  

  “可我们不是朋友吗?”他果然已经忘记我们之前的约定了吗?我有些难过地望着他。

  

  “不,我后悔了,我不想跟你当朋友,我想让你当我的——”他转过头紧紧地注视着我的眼睛。

  

  “??”

  

  他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脸上更红了:“当,当我的……奴仆!”

  

  (三)成年礼上的粉雪

  

  有些人,就算是身体成年了,可心里还是那么幼稚,依然还是个孩子呢。

  

  出于维持两国友谊的目的,我礼貌而婉转地拒绝了修尼王子无礼的要求,并要求身边的仆从带我去了客房。我想,如果不再看到这家伙,自己应该就不会生气了吧。

  

  只是福勒斯特王子邀请我来就是为了参加这家伙的成年礼,我人都已经到了斯诺菲丽亚,如果真的一直闭门不出的话,那也太失礼了。

  

  最后我还是盛装出席了修尼的成年礼。

  

  雪之一族的男孩一旦成年,就要举办盛大的成人礼,并且在成人礼上释放关于雪的魔法,展现出足够的实力,才能让家族承认他王族的身份。

  

  我站在贵宾席上,看着众人簇拥着雪国的第三王子殿下,徐徐朝着露天的礼台走去。

  

  不得不承认,他这样骄傲矜持,又无比耀眼的模样,虽然有点让人恼火,但真的很符合他王子的气质,雪之一族,果然都是高贵骄傲的美人呢。

  

  也许他只适合当王子,不适合当朋友吧。

  

  我轻轻叹了口气,没想到这时候修尼的目光竟然尖锐穿过人群,直透向我这边。

  

  虽然贵宾席上人山人海,但我就是有种直觉知道他是在注视着我,用他那骄傲的目光。我只好微微挺起了胸,正面迎向他的目光,潜意识里并不想在他面前露怯。

  

  修尼,就算不是朋友,我也早就不是你的奴仆了,我可是一国的公主哦。

  

  只是修尼的视线只暂停了几秒钟,很快就移向了别处。

  

  成年礼的仪式很快开始了,可以容纳数万人的广场内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共同期待着雪国第三位王子展示自己关于雪的魔法,魔法的力量越强大,就意味着雪国国力越强盛。

  

  一身华丽礼服的修尼朝天伸出指尖,仍然是简简单单地画了个圈,我依稀感觉到这个动作的熟悉。

  

  果然,不过片刻,天空开始洋洋洒洒地飘起了飞雪。

  

  像记忆里一样,雪是浅浅的粉色,雪量却是当初的数倍,仿佛鹅毛一般,悠扬地飘落在天地之间。广场上的众人为这神奇的美景深深地发出了赞叹声。

  

  “这样的雪量,跟大王子殿下相比也不遑多让呢!”我听到身边的人窃窃私语。

  

  一刹那,自己感到一阵怀念,其实当年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会释放这粉色的魔法了呢,修尼果然是个天赋卓绝的孩子,雪国有他真是太幸运了。

  

  他说得没错,他一直都很有男子汉气概,就算是当年,也能用那纤细的身体来保护我,让我信赖有加。这样想着,心里因为对方不再记得承诺而燃起的心火也稍稍熄灭了一点。

  

  修尼嘴唇翕动,手心朝上,一股冰晶迅速在他手上集结,化成一只身形远超普通水平的鼬鼠,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修尼那么大,我思考了一会儿,大约能够到我的大腿了吧?能化出这么大一只鼬鼠,真是少见啊。

  

  我正感叹着,这时候人群忽然喧哗起来,响起了小小的惊呼。那只巨大而不失可爱的鼬鼠竟然从礼台上窜了下来,飞快地朝着贵宾席这边窜了过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只鼬鼠就已经飞快地蹿到了我的身前,将我扑倒在了低声,用它冰凉的舌头舔着我的脸庞。身边的人群因为恐慌赶紧往后退了好几步,在贵宾席上很快出现了一个真空地带,只有我跟趴在我身上的鼬鼠还有纳比留在中间。


  纳比焦急地在我身边绕圈,甚至抓住冰鼬的尾巴艰难地往后扯,妄图把冰鼬从我身上扯下来:“快来人救公主殿下啊!”


  “没有用的,雪之一族的魔法那么强大,她很快就会被修尼王子变出来的怪兽撕碎了。”


  “大家快跑吧,说不定下一个袭击的对象就是自己了!”人群越来越恐慌,大家都惊恐地往后涌动。

  

  我忍住心中的害怕,像曾经抚摸修尼的脑袋一样,轻轻地抚摸了冰鼬的背部。仿佛出现了奇迹,焦躁的鼬鼠竟然慢慢地温顺下来,它赤红的双眼慢慢回过神采,最终将冰冷沉重的爪子从我身上挪开。


  我暗暗吁了口气,果然,修尼不会对我有恶意的。


  这时候,魔法凝结成的冰鼬忽然重新化成了冰晶粉末散落在了地上。

  

  我一脸惊魂未定,这才发现修尼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我面前。“你没事吧?”修尼一脸焦急懊恼地望着我,“我不知道它会忽然袭击你。”


  我没有说话,注意力却被周围的众人所吸引,他们看着修尼的目光此时竟然充满了恐惧。


  这时候,福勒斯特王子带着他的文武百官徐徐地走到了贵宾席上,颇具威严的雪国大王子皱眉看着凌乱的贵宾席,开口训斥道:“修尼,你居然在成人礼这天做出这种贬低我们一族名声的事来,让我很失望。”

  

  我转头看见修尼目光中的神色变得更加黯淡了。

  

  看着他明显难过而沮丧的模样,不知怎的,我心里竟然有种异样的难受。今天是修尼的成年礼,本来应该是充满喜庆的,他应该得到的不应该是臣民的惧怕,应该是崇敬跟爱戴才对啊……

  

  “不,福勒斯特殿下,我想修尼王子并没有做出有损雪之一族名声的事情来,相反,我只是抚摸了一下三王子的鼬鼠,它就立即变得温顺起来,这正显示出了王子对魔法本身精准的控制,才让我免于受难。”


  我微笑着对福勒斯特王子说道:“说到这,真是恭喜贵国拥有了这样一位力量强大的王族,我为特洛伊美亚拥有这样强大的盟国感到欣喜不已呢。”

  

  “……”福勒斯特王子沉默了一会儿,点头道,“承蒙您的夸奖。只是修尼,公主殿下遭受无妄之灾也有你的错,那么就让你带她去换衣服吧,以免耽误了接下来的宴会活动。”

  

  (四)更衣室里的表白

  

  既然大王子殿下都发话了,我只好跟着修尼去了更衣室。

  

  这一路上他都闭着嘴没有出声,也许他内心还在责怪我破坏了他的成人礼?我识趣地也不说话。等到了更衣室,我打开门正想进去,却忽然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扯住了衣角。

  

  “诶?”我回过头,看到修尼脸颊泛红有些不知所措地盯着我。

  

  这可不是责怪的眼神啊。

  

  “对……对不起。”

  

  “诶?!”一向狂妄得没边的某人竟然在对我说对不起?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刚刚在说什么?”

  

  他忽然间扯住我的衣袖向后一拉,我整个人重心不稳跌入了他的怀里。

  

  像是冰雪做成的王子怀中却是少见的温暖,我甚至能感受到他剧烈的心跳和微微的颤抖,接着,那一句“对不起”又在我耳边响起,仿佛在证明我并没有产生幻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知道怎么了,那时候根本控制不住,我当时只是想知道你看到我的冰鼬以后会有什么表情,结果它就朝着你去了……”

  

  我根本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只觉得这一切真的好像幻觉。明明这个家伙前一天还在趾高气昂地要我当他的仆人呢!

  

  “真是不可思议。”我喃喃道,“你不是要让我继续当你的奴仆吗?你怎么会对区区一个奴仆说对不起呢?”


  “你在关注些什么!”他的声音有些生气,不过让人感到欣慰的是,他终于摆脱了那种让人揪心的沮丧心情。

  

  他嗫嚅了一会儿,低声道:“我把你当作朋友,可是你却再也没有来过斯诺菲丽亚了。如果代价是再也见不到你,我一点也不想跟你做朋友!如果艾莲娜一直是我的仆人,那就一直都不会离开我了。”

  

  “明明从那时候起,我就完全不想跟你分开了。”

  

  “……想一直看到你的笑脸,想要你永远在我身边。”


  我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看着他少见的不骄傲矜持反而溢着淡淡温柔的表情,我的心怦怦跳了起来。

  

  “呐,修尼,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我想要进一步地确认。

  

  “我知道,从那天我们俩分开起,我就这样想了无数遍了。”他嘴角微微翘起,依然是满不在乎似的招牌坏笑,然而目光的热度仿佛要把我烧穿。

  

  “可是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他难堪地移开目光,脸上浮现薄红:“我……我怕我一看见你就会马上反悔,就像这次一样。我是雪之一族尊贵的王子,王族注重承诺,明明已经答应了两个人要做朋友,不可以反悔……”

  

  “其实我也知道你是一国的公主,根本不可能永远留在我身边当我的仆人,我们始终还是要分离的……所以我一定要忍住不去见你。”


  少年的目光里露出少见的难过跟脆弱。

  

  “……笨蛋。”我终于气得笑了起来,“你是真的想要让我当仆人吗?”

  

  我踮起脚仰头轻轻碰了碰他柔软的嘴唇,微笑着对他说:“你确定你会对一个仆人做这样的事情吗?”

  

  少年的脸颊猛然间红得宛如晚霞,连耳根都烧了起来,他慌慌张张地推开我,整个人手无足措起来。

  

  “这是要比仆人,比朋友更加亲密的关系。我们只有成为这样的关系,才能永远地在一起哦。”

  

  “修尼,你知道这是什么关系吗?”

  

  他漂亮的眸子逐渐睁大,原本一片迷茫里逐渐变得清透且坚定起来:“是恋人吧?福勒哥说过的,可以结婚的那种,我们成了恋人再结婚,这样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我微笑地看着他不说话,小修尼终于开窍了。


  “不过我听他们说,要成为恋人,好像要先做大人才能做的事。”他盯着我,忽然坏笑了一下。


  “诶诶?”

  

  他默不作声,伸出手捏住了我的下巴,目光在我的嘴唇上不断逡巡。那一瞬间我的脸也快要烧着一样,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俯下身,那张俊美中带着些许青涩的脸庞在我眼前逐渐放大,最后形成一片阴影覆上自己眼前的视野。

  

  那是一个热情到让人窒息的吻,我迷迷糊糊地想,小修尼果然长大了呢……

  

  (五)尾声

  

  一个月后,我们在雪国举办了订婚仪式。

  

  为此,修尼的两个哥哥感到非常生气,毕竟他们还打着光棍,年幼的弟弟却即将嫁给他人了×。不过什么也不能阻止我们出去度假享受恋爱的决心。

  

  坐在去特洛伊美亚的车上,纳比捧着一本足足有他半身高的魔法书,一脸神秘说道:“公主殿下,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当初在成人礼上修尼殿下的冰鼬会往你那儿跑了。”

  

  “为什么呢?”我好奇道。

  

  “有传说雪之一族用冰晶化出的宠物是他们内心的象征,它们会不由自主地被自己主人的心上人吸引。”白毛球露出一脸幸福羡慕的模样,“看来那时候修尼殿下的冰鼬就在间接地替他向公主殿下您表白心意了呢,真是太浪漫了。”

  

  “是这样吗,修尼?”我为这个传说感到深深的不可思议,转过头去看修尼。


  没料到正对上修尼满是红晕尴尬的表情,他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知道!谁没事会关心这些啊!”


  “诶?”我有点遗憾地说,“我还以为是我先向修尼表白的呢,没想到还是被抢先了呀。”


  “不是,表白是要本人大声说出来的!那才不是表白呢!”


  说到这,他脸上又露出来懊恼的表情:“我的力量一直控制不太好,差点就要伤害到你……如果我不是斯诺菲丽亚的王子就好了,大家都因为我的力量而崇拜惧怕我,我也交不到什么朋友,还差点因此失去你……”

  

  我微笑着看着他:“其实,我真的很感谢你是雪国的王子殿下哦。”

  

  “诶?”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虽然在那个位置上高冷而寂寞,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我遇到了你,成为了你的仆人,才能让我那样了解你呀。”

  

  修尼白皙的脸庞又迅速地红了起来:“那是当然!”他害羞地转过头,然后又转过脸来定定地注视着我。

  

  “现在虽然你已经不是我的仆人,但你也要一心一意地对我好哦。”

  

  “嗯,因为我们是恋人了啊。”

  

  我伸出手扣住了他的,让两人的手紧紧交缠在一块,这一刻我露出无比幸福的微笑。

  

  那年能遇到我的小小主人,真好。

  

  注:贝壳梗游泳圈梗见广播剧「斯诺菲利亚的夏休」


评论(5)
热度(47)
©瞳人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