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瞳人菌

《高热的砂糖》

       基尔巴特X公主(我)  

       看了某一天的王子殿下剧情有感而发,正好把之前妹子点的文补上。翅膀国活动还没完结就出基尔殿下的某一日让我有种下一期是学园祭的错觉QAQ

  那么剧情大概是基尔辛苦工作然后累的发烧了被公主照顾这样的日常……


  可能有OOC


  _____以下正文_____


  (一)


  清晨,一声惊雷骤然打破了沉睡的美梦。


  我挣扎着从床上起身,转头看向微暗的窗外,刺眼的闪电一闪而过,不过一会儿,玻璃窗上沾染上水珠,随着雨滴啪啪的声音逐渐变大,汇聚成线,细流蜿蜒而下。


  我蓦地惊醒过来。


  糟糕,在庭院里养的那些花!


  我慌忙地披上雨衣,按响铃招呼侍女过来,两个人匆匆地冒着骤雨赶去了庭院抢救那几盆前些天刚刚搬过来的花卉来。


  辛苦忙了很久,终于把那几盆花搬到避雨的地方,再换掉淋湿的衣服用完早饭,忙完这所有的一切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告别了刚刚帮忙的女仆,我一个人打着伞独自往房间走去。


  骤雨初歇,仿佛天地都被清洗过一次,天空湛蓝澄澈如画,草木的芬芳从湿润的泥土里散发出来,扑鼻而来是一股温暖厚重的气息。


  微凉的风轻抚过鼻尖,自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果然,这种时候容易感冒呢。


  等回到房间再睡个回笼觉吧……


  一边这样想着,自己一边打开了卧室的门——


  “诶?基尔巴特先生?”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后,我忍不住小声惊呼起来。


  (二)


  房间里唯一的床上微微隆起,看样子早已经有人躺在那了,而那背对着自己的耀眼银发让我一眼就认出对方的身份,并且忍不住惊讶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基尔巴特先生早在前几天就离开了皇宫外出处理边境紧急的暴乱。我曾经询问过他的执事,被告知大概最早也要等到今天晚上才能回来,没想到的他现在就出现在了我的房间里。


  然而在惊喜地喊出他的名字后,我又很快后悔了,因为基尔巴特先生并不喜欢别人叫他的真名——现在的他,是以自己哥哥加里王子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的。


  兄弟俩的关系似乎非常好,在哥哥走后,基尔先生一直非常用心地扮演着这个角色,十分警惕别人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


  所以刚刚我说出他的名字,是一件非常冒犯的事情。


  然而自己屏息等了许久,却并没有等来他一贯的冷声斥责。


  是睡着了吗……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沉睡的样子,有时候留在这里过夜的时候,他也总是非常容易被一些轻微的声响而惊醒。


  我有些好奇地往床边走去。


  房间里完全是跟走时完全不同的凌乱状况,泅湿的水痕从门口拖到了床边,纯白的披风随意地挂在床头,边角仍然在滴着水,上面沾染了深褐色的泥渍,显得脏兮兮的。


  一向注重仪表的他……这是连夜冒着雨赶回来的吗?我忍不住走到床前掀开正在蒙头大睡的某人的被子。


  果然……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这么湿淋淋地睡到床上去了……我站在床头,看着正紧闭着眼兀自睡觉的基尔巴特先生不知所措。


  总之,先帮他把衣服脱了吧?


  这样想着,我尝试着解开他身上的纽扣。


  他猛地猛地睁开眼,反手抓住了我停在纽扣上的手:“是你……你在做什么?”  


  被他忽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我慌慌张张地挣脱他的手:“基尔……加里先生,这么睡会感冒的吧,请先起来换下衣服!”


  他注视着我,轻哼一声:“你以为我是谁?我是不会感冒的。”


  “……不过既然这么在意的话,你帮我脱吧。”他不容辩解地说了这句话后,就转过身把自己蒙进枕头里。


  诶?我呆呆地坐在床上,脸上忍不住泛起一片红晕。


  虽说以前在床上帮他脱衣服也不是没有过……但是你现在这么背对着我到底让我怎么脱呢?“那个,加里先生,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请你也要配合一点啊……”我小声地说着,抓住他的肩膀尝试着把他扳过来。


  基尔巴特先生果然非常听话地被我扳过身来了。


  然而他还是紧闭着眼的样子。


  我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忙伸头探额,果然,从手心传来的是一片炙热。


  基尔巴特先生发烧了。


  (三)


  竟然发烧了,我的手忍不住往下抚摸了他炙热绯红的脸庞。虽然感觉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想想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并非无迹可寻。


  他总是辛苦工作到那么晚,这几天又被派遣去镇压暴乱,还在今早这样的天气下赶回皇宫。


  就算是钢铁浇铸的人也会受不了的吧?


  我轻轻叹了口气,转身摇铃让侍女打来热水——用热水擦拭身体退烧也是个很好的办法——接着便着手解开他身上的衣服。


  发烧的基尔巴特先生真是出人意料的乖巧呢,虽然有些耗费力气,但是能看到他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也挺有趣的。他的眉毛紧蹙着,表情不安而脆弱,一向可靠而强大的人露出现在这样的表情,却莫名地让人脸红心跳。


  一件一件地把衣服从他身上褪下来,露出结实修长的身体,虽然早已经熟悉这副身体,但在白天这样直白赤裸地打量还是第一次。


  基尔巴特先生皱着眉头,忽然间喃喃地说了句什么。


  诶?什么?


  “加里先生……你刚刚在说什么?”


  他忽然间张开眼,冷不防抓住我的手,将我整个人拉到他的身上。


  我被迫靠在他的胸膛上,感受到来自对方传来的火热。


  “冷……”终于听见了他细如蚊吟的声音。


  可是他在发烧,明明很热啊。


  这时候,一双冰冷的手从自己的衣襟里伸了进去。


  我:……


  “我帮你擦一下身体吧。”我红着脸从他身上挣脱下来,刚刚那腰间被双手抚摸的颤栗感仍然萦绕在心底挥之不去。高烧之间,他偏过头,半睁着眼看着我,低声呢喃着什么。


  我轻轻擦拭着他的身体,然而这时候的基尔巴特先生似乎又变了个样子,非常的不安分起来,他抓住我帮他擦拭身体的手,总是试图把我重新拉回到床上。


  看着他带着些孩子气的哀求表情,我忍不住低声笑起来,回忆起自己快忘得差不多的中学知识,安慰他道:“知道你冷啦,这可能是……汗液蒸发造成的?先帮你把身上的冷汗擦掉吧,否则发烧会更严重的哦。”


  “冷……”他仍然紧紧地抓住我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罩掉落下来,露出了隐藏在其后的金色瞳孔。


  我抬头,正好对上那青金异色的双眸,他大概是烧得神志不清了,竟然在脸上露出了一个极其温柔的微笑来,让我的心忍不住怦怦跳起来。


  “……哥哥……薄烤饼……好想……”


  诶诶诶?


  哥哥?基尔巴特先生的哥哥……不就是加里王子吗?我一瞬间清醒过来,基尔巴特先生是发烧的时候迷迷糊糊把自己当成加里殿下了啊……


  不过,薄烤饼跟哥哥的关系是什么?基尔巴特先生刚刚到底是在想哥哥还是在想薄烤饼?


  思考了一会儿,我忍不住微笑起来,不管是哥哥还是薄烤饼,基尔巴特先生竟然也可以这么可爱啊。


  (四)


  无论如何,加里王子我是不可能给他现在就找过来的啦,不过薄烤饼还是……有点信心的。


  应该跟做曲奇差不多?我不确定地想着,在帮基尔巴特先生擦拭干身体以后,自己撑着伞去了厨房。


  还没走到厨房,老远就闻到一股甜蜜的味道。


  看来这里有一位擅长做甜点的高手呢。我怀着好奇的心情打开了门,一位体态优雅的女性坐在里面,惊讶地看着我:“公主殿下?”


  “您好……”


  “这不是您该来的地方呢。”

  

          我想了想,跟她说了基尔巴特先生发烧的事情,因为考虑到他现在身份的关系,我特意只提到了薄烤饼。


  然而她听了我的描述以后,温柔地笑了起来:“不用瞒着我了,我是他跟加里王子的乳母。”


  诶?没想到自己竟然能遇到第二个知晓他身份的人。


  “这孩子还是那么粘加里殿下呢。”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为什么我说了薄烤饼,这位夫人就什么事都知道了的样子,还提到了加里王子?我好奇地看着她:“这位夫人……那个,我有点想知道……”


  “你不知道吧,过去,他们兄弟两个经常在一起做薄煎饼。”她怀念地说道,“因为基尔巴特殿下非常喜欢吃甜食的原因,所以加里殿下特意去找了薄煎饼的食谱来做。”


  “他们那时候在厨房里,一边念着食谱,一边做薄烤饼,真是非常快乐的日子啊。”


  原来薄煎饼跟哥哥的关系是这样的……我有些羡慕地想着,那时候加里殿下还没有被诅咒吧,没想到小时候的基尔巴特先生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加里殿下也非常出人意料,明明是位尊贵的王子殿下,竟然还会为自己幼小的弟弟亲自下厨。


  “加里殿下……真是位温柔的人啊。”我发自内心地感叹道。


  “呵呵。他一开始做这个的时候也让人感到很不安,不过渐渐地就做得很好了。”


  我看着厨房陈列着的各色餐具,几乎很容易就能想象出来,兄弟两个在做薄烤饼的场景,非常温馨的画面。


  “那个……”我带着些期待地看向她,“可以教我做薄烤饼的方法吗?我还算是比较擅长做甜食,想试试看。”


  现在暂时没有办法让他们兄弟俩见面,但是自己也想微微出一份力,可以安慰一下基尔巴特先生。


  那位夫人定定地注视着我,忽然笑起来:“可以是可以。不过基尔巴特殿下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了哦。有时候,味道的好坏也因人而异呢。”


  诶?我的脸蓦地通红起来:“我……我尽力而为。”


  牛奶、黄油,面粉完全混合,放在平底锅上细火慢煎,表面有气泡的时候翻到另一面,等有轻微膨胀的时候就迅速地出锅。


  碟子里整齐地铺着涂了细细一层蜂蜜的薄烤饼,我有些忐忑地看了一眼那位夫人。


  她朝我微笑点头:“我这一关是过了哦。”


  (五)


  我端着手里的那盘薄烤饼往自己房间里走去,心里却一直回想着那位夫人的话。


  有时候,味道的好坏也因人而异……


  心里不禁忐忑起来,如果基尔巴特先生只记得回忆里的那个味道,怎么办呢?


  开了门,基尔巴特先生似乎退烧了,他坐在书桌边,手里拿着一份报告入神地看着,在听到门开的声音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眼神瞬间就凝重起来:“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诶?是……薄烤饼。”


  基尔巴特先生沉默了一下,他放下书,冷冷地盯着我:“我发烧的时候是不是说了什么?”


  我记起他烧得糊涂的时候那个撒娇似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就算你现在做出这副冷酷的样子,也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呢。


  基尔巴特先生:……


  “……总之我那时候说的话你都不许说出去。现在,把那碟薄烤饼送到我面前来。”


  “诶?”


  “你做出来就是给我吃的吧?”他冷冷地提高声调道。


  “明明我也可以是给自己吃的啊……”我小声地反驳道,但还是把薄烤饼送到了他的面前。


  他拿着刀叉,用标准的礼仪切下了薄烤饼的一块,优雅地放进了嘴里。


  好吃吗?我有点紧张地看着他,内心悄悄地问道。


  “还不赖,不过比起……差得远多了。”


  诶?那这到底是好吃还是不好吃呢?我呆呆地看他一口一口优雅而迅速地吃完。吃完了,应该算是符合胃口吧……


  “完全没有薄烤饼那种松软的口感,火候非常差劲。”


  “蜂蜜也涂的不够均匀。”


  基尔巴特先生冷酷地评价着,他每一句话说出来我的心情都在不断下跌……


  “技术真差。”他冷冷地下了评论,“你完全没有掌握到薄烤饼的精髓,所以下次再做的时候记得叫上我。”


  我正在沮丧着,冷不防听到这句话,不由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诶?”


  叫上他是什么意思?


  “监督你,做出合格的薄烤饼。”他蓦地站起来,“对了,从刚刚起,你还没吃东西吧?那么现在就跟我去厨房吧。”


  其实我早就吃了早饭了,不过这时候我明智地选择不说:“那个……不用办公务了吗?”


  “这些是下午觐见国王时准备的材料,你以为我是谁,需要准备那么久吗?”他冷哼一声,抓起我的手往外走去。


  就这样,我毫无防备地被他紧紧抓着手再次往外走去。


  “那么基尔巴特先生,你的发烧好了么……”我忍不住再次确认到,因为感受到他此时的手是滚烫的。


  “喂,我的指导机会只有这一次,你就不会学着好好期待一下吗?”


  我立刻闭上了自己的嘴。


  真是的,基尔巴特先生还是发烧的时候可爱啊……


  这时候,我忽然眼尖地看到他耳尖有点红。


  霎那间自己也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脸颊变红起来。如果没看错的话,一直冷酷无比的基尔巴特先生,竟然会做出这样可爱的细微反应来……


  好吧,我收回刚刚说的那句话。


  他无论何时都很可爱呢。


  【完】



评论(3)
热度(43)
©瞳人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