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瞳人菌

《从未离去》(上) 变猫梗

BG向  基尔巴特X公主(我) 全年龄(番外R18)

  

【前言】

       首先感谢群里毛领提供的变猫梗www


  其实最先开始是想让王子殿下们变成小猫咪的,哎呀光是想像一下基尔殿下化身小波斯猫的样子,我就整个人都萌萌哒了(*/ω\*)。


  不过如果是学院祭的话,委员长变成猫,那整个学院祭都要大乱啦。于是这里就变成了公主变成了猫陪伴委员长大人的设定。


  独自一人来到梅默瓦尔作为学生模范的基尔,努力演绎自己心目中完美的兄长加里,内心也一直承受着随时被人发现的煎熬,这种不安的脆弱早在入学前夜的准备工作中就流露出来。


  即便已经能够完美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成为那个人人称道雷厉风行的委员长大人,但他仍然希望背后有可以支撑自己疲惫心灵的人存在。


  那么公主就是以这种身份出现的。


  月觉中基尔看着她望向自己的信赖目光,整个人都安心下来,并意识到“这家伙已经成为我的原动力”。


  日觉里,他脱口而出的心里话“好累”,公主离开时难得坦率的挽留跟亲吻。以及那句内心独白——“只有在她的身边,我才能做回原本的自己。”


  基尔需要一个心灵的治愈者,所以他在再次相逢时(等等我们俩什么时候分开了?)才会强横地命令公主做他的助理——这样命令不是因为什么其他原因,而单纯是因为那份能让人安心的能力——只是想让公主呆在自己身边而已。


  而对于公主来说,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于基尔的意义,基尔要她当助理,她答应了,她细心地观察到基尔工作中的疲惫,于是生出了想要帮忙的想法。


  这就是两个人的矛盾之处。


  一个觉得你什么都不要做,乖乖待在自己身边就好。


  一个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做太没用了,想要成为对对方更有用的人。


  故事也因此变得有趣起来。


  那么在本作中,自己将公主设定成真的成为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陪伴在主人身边的小猫,那么这个时候基尔殿下会怎么做呢?


 ———正文———— 


  chapter1


  梅默瓦尔学园,影之月。


  这座汇集了世界各地权贵子女的学园此刻正处于异常忙碌的状态,所有的人都在紧张地为即将到来的文化祭做准备。


  “那么需要搬动的书籍就是这些了,学姐能来帮忙真是太好了!”


  “不用客气,我也想要帮上什么忙呢。”看着一脸感激不停鞠躬的女孩,我微笑着朝她点头道。


  目送对方离开后,我捧着快一人多高的魔法书籍朝着旁边储物室摇摇晃晃走去。虽然有点吃力,但是自己一想到能为文化祭出点力,心里也不禁满足起来。


  大概在半个小时前,作为委员长助理的我主动跟基尔巴特先生提出要去其他摊位帮忙。


  基尔巴特先生沉默了一下,丢下一句“你想去的话,去哪都行”然后走掉了。


  我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忐忑他是否生气了。


  然而难以启齿的是,其实那时候并没有人向我请求过帮忙。


  只是在目睹了基尔巴特先生干脆利落地处理各种突发事件后,自己内心升起了只能作为花瓶站在他身边的焦躁无力感,一时冲动之下才说出那些话来。

  

  最后,基尔巴特先生被其他学生热情地包围住,一起消失在下一间教室里。


  在傻傻地站了十几分钟后,终于有人发现了整个人都被文化祭抛弃了的我,并提出了帮忙清理魔法书的请求。


  所以在看着女孩一脸得救的表情时,我的内心也吁了口气,自己也算是得救了呢。


  被请求的这项工作虽然消耗体力,但也非常简单,学妹所在的班级租借了魔法教室作为文化祭的活动室,他们班的所有人都忙着打扫卫生跟购买素材,因此只需要我帮忙把魔法教室里的书籍搬运到旁边储物室就行了。


  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千万不要擅自打开这些魔法书。


  想起上次在文坛之国的经历,我就对这些魔法书心有余悸,除了记载了不同咒语的教材外,还有些类型的书会释放不同效果的魔法,如果不小心中了魔法,虽然不可能有危险,但也许会有什么非常尴尬的后果也不一定。


  我小心翼翼地捧着书籍,终于走到储物室。


  用肩膀推开门,沉闷的灰尘气息扑鼻而来,呛得我咳嗽了几声,也许是背着光的缘故,储物室一片漆黑。


  我微眯着眼睛张望,借着微弱的光芒分辨出书柜的位置,因为腾不出手来开灯,只好就慢慢走了进去,小心翼翼地迈出步子,生怕绊倒什么障碍物。


  然而下一刻让我措手不及的是……


  黑暗中旁边的障碍物忽然移动了起来,正好挡在了我的脚下。


  被东西绊住,身体的重心立即不稳起来,我整个人都往前倾倒过去,毫无悬念地,手上捧着的一大堆书都掉落在了地上。


  我重重地摔了下去,整个人扑倒在了地板上,厚重的灰尘弥漫在空气里,自己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我茫然地抬头,正好看见一本书对着自己大开。


  糟糕——!!!


  奇异的光点弥散开来,只不过是半秒的时间,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迅速地缩水,骨骼发出了咯咯作响的声音……


  眼前的一切慢慢地变大,头脑也逐渐变得昏昏沉沉。


  昏迷前,隐隐约约听到有女孩子轻蔑的笑声响起……


  


  chapter2


  ……到底是怎么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用力睁开沉重的眼皮。想起昏迷前听到女孩的笑声,自己心里一阵难受,是被戏弄了吗?


  明明只是想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帮助基尔巴特先生,为什么每次都会变得这么糟糕……


  我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


  门被那个恶作剧的女孩子紧紧关上了,只有窗户半敞开着,微弱的光线照射进来。然而令自己惊讶的是,就算是这样阴暗的环境下,我也依然看得清清楚楚。


  我清楚地看见书本散落在自己周围,书架就在不远处,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变大了好几倍,那本让我莫名其妙昏迷的书,现在看来几乎有一个我那么大了。


  自己是中了什么变小的魔法吗?


  我镇定地思考着,低头想要伸手翻开那本魔法书籍,想要看一下解决方法。


  然而在自己伸出手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都好像凝固了。


  等等,明明想要伸出去的是手,可是出现在视线里的是什么?


  一只白底花斑的爪子……


  ???


  我惊悚地整个身体都炸毛了。


  不可置信地想要动动手,然而自己只能看到那只爪子在空中晃动了几下。


  拜自己忽然变得良好的视力所赐,我甚至能看到粉嫩的小肉爪上占满了地上的灰尘。这个时候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地低头去舔了舔那只沾满了灰的爪子……


  整个身体都痒了起来!


  我维持着炸毛的姿态,惊恐地乱窜起来,我发现自己不止是视力变好了,连弹跳力都异常发达,几个蹦跶之间,就敏捷地弹跳到窗户上,纵身往下一跳——


  这里是三楼啊!!!


  “喵——!!!!”我惊恐地大声叫了起来。


  当我听到自己的尖叫声以后,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摔伤了。平稳落地之后,我终于意识到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处境……


  我被那本魔法书变成了一只猫。


  是的,一只猫,玳瑁猫。


  望着玻璃窗上映照出来的不断摇着尾巴的小猫,我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忍耐着自己想要舔毛跟追尾巴的强烈欲望,我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个魔法,不知道是持续的还是暂时的。


  如果自己一整天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会有人发现的吧?


  自己是特洛伊美亚的公主,无缘无故的失踪,说不定会引起校方的警戒。然后文化祭被强制停办,所有人都被迫接受审问……

  

  去找基尔巴特先生帮忙吧……虽然不想以这样羞耻狼狈的姿态出现他面前,但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我终于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尾巴,一不注意就是一嘴的毛。


  猫紧张的时候喜欢薅自己的毛,跟人一紧张就喜欢拔头发一样。如果现在的自己是人形的话,可能已经掉了一地的头发了吧。


  我支起四肢站起来,喵得一声叹了口气。


  ***


  经历了那么多事,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我小心翼翼地避过其他学生,来到了之前作为执行委员长临时办公室的教室前。文化祭要忙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平常这个时候,他一般会呆在办公室里办公,而我往往会帮他带一份午餐。


  蹲坐在教室门口,我轻轻地用爪子按在门上,推了推门。


  纹丝不动……


  “喵——”我哀伤地叫了一声,如果自己没有不自量力离开你就好了。


  “喵喵——”抱歉,这次可能没办法给你带午餐了。


  我正在懊恼着,这个时候仿佛奇迹出现了一般,面前那扇宛如大山一样沉重的门竟然缓缓打开了。


  仰起头,落入眼帘的是高高在上的基尔巴特先生。


  “喵喵喵!”我高兴地叫着他的名字,围着他的双腿绕了几圈蹭了蹭他,兴奋极了。


  他蹲下身子,抓住我的后颈,一只手将我捻起来。


  我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提到半空中,一人一猫双目相对,我呆呆地望着那张俊美的脸庞一下放大了好几倍,那只青色的眸子像是青金石一样美丽,此刻正倒映着自己小猫的身影。


  只是他现在阴沉着脸,似乎心情并不是很好:“猫?”


  “喵喵!”我是猫,但也不是猫,基尔巴特先生!


  我激动得喵喵乱叫。


  他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我的这份急切,一脸嫌弃地拈着我的后颈,将我扔了出去。


  我:……


  作为猫身似乎被基尔巴特先生嫌弃了,这件事令自己颇受打击,在短暂的舔毛疗伤后,我稍微振作了起来。


  这次要表现得矜持一些,至少不能得意忘形到蹭人家的裤腿。


  没想到的是,这次的门竟然是微微打开的,刚好能够容纳一只猫进出的距离。


  我赶紧踩着小步子悄无声息地钻进了办公室。


  基尔巴特先生果然还在废寝忘食地办公,这时候我终于发现了作为猫的好处——只要嘴上不喵喵乱叫,无论多么急切的奔跑都不会发出能被人耳注意到的动静。


  我就这样急切且悄静地接近了基尔巴特先生。


  并且十分没有出息地围着他的裤腿绕了一圈又一圈。


  作为猫的我,一定是被猫附身了。


  终于,就在我忍不住喵喵叫的时候,基尔巴特先生再次提起了我的后颈。


  他把我轻轻放到桌上,一人一猫继续双目相对。


  他静静凝视了我一阵,忽然开口说道:“你跟那家伙还挺像的。”


  诶……?


  “明明就是派不上什么用场的家伙……”


  诶诶?那家伙是指我吗?


  “竟然会让我有点在意。”他凛冽的青色瞳孔静静地注视着我,“既然那家伙不愿意呆在我身边,那就换你来吧。”


  基尔……基尔巴特先生??我忍不住扭动自己的身体,我就是你说的那家伙啊!我也根本没有说过不愿意呆在你身边啊!


  他不悦地皱起了眉头:“怎么,你也不愿意吗?”


  “既然不愿意,就不要眼巴巴地缠上来。”他作势就要扔我,吓得我紧紧咬住他的袖口。


  基尔巴特先生:……


  他终于把我放了下来,总算逃过了被扔掉的命运。


  我高兴地喵了一声,低头叼起了他的笔,在白纸上歪歪斜斜地划了一横。


  半分钟后,我筋疲力尽地吐掉了笔。作为一只猫,要用纸笔写下文字跟人类交流,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就算是这样我也勉强完成了。


  怀抱着不可思议的骄傲心情,我用爪子把纸推到基尔巴特先生面前,蹲好姿势仰着脑袋看着他。


  基尔巴特先生惊讶地看着纸上歪歪扭扭的字迹,表情惊疑不定:“你说你是艾莲娜?”


  “喵喵喵~”


  他再次捏住我的后颈,提在半空中甩了甩,皱眉道:“现在好好跟我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接下来在我的引导下,基尔巴特先生来到了三楼的储物室,并在地上找到了那本让我变成猫的罪魁祸首。


  魔法书在对上一个人生效之后就处于技能冷却状态,基尔巴特先生翻开书查阅解开咒语的方法。我在他身边焦急地转着圈,喵喵叫着。


  “安静点。”他不悦地抓起我放到怀里。


  感觉到背上的毛被一下一下地抚摸着,我仰头望着基尔巴特先生沉静的脸庞,自己的心情奇异地安定下来。


  有基尔巴特先生在……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被解决的,此刻的我这样相信着。


  “找到了,青蛙王子的魔咒……这明明是禁书吧?”他挑了挑眉,低声说道,“这种咒语非常危险,一旦变成了动物,就有可能永远变不回来,除非得到来自所爱之人充满爱意的一吻……”


  诶?要亲吻吗?


  我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他,正巧对上他凛冽的蓝色眼眸。


  他此刻的心情似乎忽然变得很好,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他甚至伸出手指摩挲我的下巴,一阵奇异而愉悦的感觉从被触摸的地方传来,自己忍不住发出了咕嘟的声音。


  “猫的时候比人可爱多了……我决定了,这几天你就先当着猫,乖乖待在我身边吧。”


  他充满笑意地望着我,表情愉悦极了。


  


  chapter3


  “猫的时候比人可爱多了……我决定了,这几天你就先当着猫,乖乖待在我身边吧。”


  无法相信自己的命运就这样被基尔巴特先生单方面愉快地决定了。身为猫的我,完全没有发言权,就这样被他无情地带离了那间储物室。


  我愤怒地喵喵叫了几声,他竟然置若罔闻,反而更紧地搂住了我的脖子。


  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好几个对他非常仰慕的女孩子,她们纷纷夸赞我的毛色油亮,模样乖巧,可就这样也没法让我高兴起来。


  而基尔巴特先生仿佛就像是自家宠物受到夸奖的主人一样,和颜悦色地一一回应她们,看上去愉快极了。


  回到办公室,他终于松开手,把猫身的我放在办公用的桌子上,又不知道从哪里端出来一盘松饼,放在我面前。


  大概是从松饼咖啡厅——某个班级的文化祭活动——那里得到的吧。然而自己现在完全没有想要进食的欲望,我继续愤怒地朝他喵喵叫了几声,控诉着他恶劣的行径。


  他却满不在乎地用食指挠了挠我的下巴。


  舒适感立刻让我发出了咕噜的叫声。


  “明天就是文化祭了,我会很忙。”他优雅地拿着刀叉,切了一小块松饼放在我的爪子旁边,“我记得之前你说过,想要帮我分担工作上的重任,对吧?”


  “但是以我的能力,完全不需要另一个人在旁边碍手碍脚。”他无情地对我的助理工作做出了残酷的评价。


  我沮丧地连尾巴都耷拉下来,整只猫都无精打采起来。


  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要让我当你的助理呢?


  “不过如果是猫的话……”他青色的眼眸奇异地亮了一下,“猫是广受人类欢迎的宠物,如果我工作到烦躁的时候,能有一只乖巧温顺的小猫在我身边让我玩耍,心情说不定会平静一点。”


  “所以……明白你接下来的任务了吗?”


  诶?


  “作为猫来取悦我。”他微眯着眼睛,紧紧地注视着我。


  是……是这样的吗?似乎哪里有什么不对的样子,但是在这样充满胁迫感的视线下,我最后还是艰难地点了点脑袋,以示同意。


  “很听话嘛,乖孩子。”他满足地笑了。


  我仰着脑袋看着他满足的笑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凛然的强势外表之下,自己竟然察觉到一丝淡淡的寂寞来……


  接下来我跟基尔巴特先生一人一猫分享了那盘松饼。


  基尔巴特先生很快就进食完毕,此刻已经是午休的时间了,他独自一人继续整理着关于文化祭的资料。


  中午热烈的阳光从窗外洒落在教室里整齐摆放的课桌上,属于猫咪的视线里整个世界都朦胧一片,只有脚下的食物跟身边那个人的存在感异常清晰。


  我蹲在一旁,小口小口地吃着松饼,虽然猫舌头尝不出奶油的香甜味,但此刻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却有着异样的满足感,填补了味觉的遗憾。


  吃掉最后一口松饼,我顺口舔了舔浑身的毛,感觉自己整个猫都惬意许多,尾巴不自觉地竖起来,支起四肢绕着基尔巴特先生转了好几圈。


  不知不觉间就接受了猫的设定什么的……


  幸好自己还保持着作为人的最后一点理智,没有出声打扰他。


  基尔巴特先生注意到我的时候,就伸手抚摸我的后颈,感觉非常舒服。然而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用心地工作,冷静而有条不紊。


  但我总觉得那份淡定之下隐藏着深深的疲倦……


  绕了几圈之后,整个猫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之下很快变得睁不开眼睛,我不知道哪里来的猫胆,轻轻地跳到他的腿上,在他怀里窝了个舒服的姿势。


  基尔巴特先生的怀里温暖极了,有着非常好闻的,让人安心的气息。我闭上眼,很快就沉沉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自己被晃动着摇醒了。


  悬空的不安全感让我喵的一声叫了出来,整只猫都张牙舞爪起来。然而睁开眼后对上的那只沉静的蓝眸令自己立刻清醒了许多,肢体的反抗动作也不由自主地停下来,我望着他,乖巧地喵了一声。


  基尔巴特先生似乎把手上的工作都做完了。


  那些文件被整齐地堆在一边,我被他从怀里提起来放在桌上的正中央。他此刻正单手撑着下巴,垂眸漫不经心地注视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背后升起一股危机感。


  基尔巴特先生之前说的要玩猫……似乎不只是说着好玩的……  


  我忍不住转身要逃,然而没走两步,尾巴就被强硬地扯了回去。  


  尾巴隐隐作痛,我满是不情愿地蹲坐在他面前,扭头一个劲地舔着被弄疼的部位,不敢再直视他充满胁迫的目光。


  他有点不爽地说:“说好了要陪我的,喂,好好看着我。”


  我只好仰着脑袋看着他。


  “听说猫有追逐快速移动物体的喜好。”他若有所思地说。


  诶?


  我呆呆地望着他,只见他顺手抓起桌上的一支笔,自言自语道:“虽然没有逗猫棒,这个也可以吧?”


  ???


  基尔巴特先生!开……开什么玩笑啊!虽然现在我是猫,但我本来是人啊!


  尽管内心这样呐喊着,然而那支笔在我面前快速划动时,我仍然忍不住全神贯注地盯着笔头移动的轨迹晃动脑袋……某种强烈的,蠢蠢欲动的感情促使着我扑过去。


  然后我居然真的就扑了过去一口叼住了笔头!


  呜!


  我悲愤地从基尔巴特先生手里抢过了钢笔,抬头瞪着他,无声地控诉他对自己的戏弄。


  然而在对上他目光的那一刻,我惊呆了。


  基尔巴特先生依旧维持着单手撑着下巴的姿势,略显凌乱的银色发帘下,从未见过的、温柔又舒心的笑容此刻正绽放在他的脸上。


  那是发自真心的,毫不虚伪的笑容。


  忽然之间,自己对作为猫取悦他的这项工作有了更加深刻的认同感。


  基尔巴特先生,此时此刻,似乎真的非常高兴。


  如果作为猫真的能让他感到放松一些,那么就让我以猫的方式陪伴在他身边吧。


  我扔掉嘴里的钢笔,轻轻走到他面前,伸出脖子,用鼻子轻轻地蹭了蹭他的鼻尖。


  虽然在此之前,自己对猫的习性并不太了解,但我直觉那是猫咪表达对一个人好感的最直接方式了。


  他有点惊讶,伸手摸了摸我的下巴作为回礼。


  我高兴地眯起眼睛,不知怎么的,心里涌起一股冲动,着魔似的低头轻轻咬了他伸过来的手指一小口。等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他修长的手指上已经留下了浅浅的牙印。


  似乎闯祸了?我有些手无足措。


  而基尔巴特先生目光复杂地望着我,伸手拿过来一本小册子。


  幸好自己作为人类认字的能力还没退化掉,我清楚地看见小册子的名字叫《猫咪习性大全》。诶……基尔巴特先生在我睡着的时候到底干了些什么呀?


  “刚刚我空闲的时候翻了下这本册子……”他翻到某一页,一字一句地念道,“轻轻啃咬是猫咪性行为的动作之一。”


  诶???


  他充满深意地朝我一笑。


  喵喵喵???


  就在我原地团团转不知所措的时候,教室的门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我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这才发现已经过了午休的时间,学生们为了文化祭的准备工作又开始忙碌起来了。


  “加里王子,打扰了。”一个女孩从门外探进来半个身子,有些紧张地说,“我们刚刚才发现,自己班级的摊位似乎跟其他班的重合了。”


  “我知道了,那么请你们两个班级的负责人来这里一趟吧。”基尔巴特先生放下册子,优雅地微笑着。


  我蹲坐在桌边,看着基尔巴特先生又变回了那个处事果决、堪称完美的委员长,刚刚他脸上鲜活的表情仿佛像是做梦一样。


  接下来的事情也很快被他完美地解决了。


  两个班级负责人面红耳赤地进来,高高兴兴地出去。


  临走的时候,其中一个班级负责人眼尖地察觉到了我的存在。


  “这只小猫……真的好可爱!”女孩满是惊喜地看着我,“加里王子也喜欢猫吗?”


  “……是的。”他维持着优雅的微笑。


  “真的好巧啊!我家也养了好几只猫,不过都没有这种玳瑁猫,真可爱。”女孩子伸手过来抱起了我,非常娴熟地在我下巴上挠了挠。


  她的技巧太熟练了,我完全没有拒绝的余地,只能舒服地咕噜咕噜。


  另外那个男生也好奇地靠过来,模仿着女孩的动作,在我下巴上挠了挠。


  虽然没有上一个舒服,但是我还是没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指头。


  基尔巴特先生:……


  他忽然站起来,从女孩那把我捞了回来:“好了,已经抱过了,你们快去解决摊位的事情吧,我也要去巡视场地了。”


  两个人走后,基尔巴特先生脸上优雅的笑容慢慢消失不见,他有些不悦地看着我:“听着,不许随便舔别人,你可不是普通的猫。”


  诶?我小心翼翼地舔了舔他的手心,心里思考着,基尔巴特先生这是……吃醋了吗?



  

  chapter4


  “不许随便舔别人,你可不是普通的猫……你是我的猫。”基尔巴特先生丢下这句话,强硬地宣告了他对我的所有权。


  所以,基尔巴特先生这是吃醋了吗?身为主人对宠物的占有欲什么的……


  没等我想明白,事情就接二连三地发生了。


  教室猛然间颤动了一下,我警觉地竖起耳朵,听到从不远处传来了爆炸声。拜自己身为猫咪的绝佳听力所赐,我竟然可以分辨出那是来自送给基尔巴特先生松饼的那家松饼咖啡厅[注]。


  我从基尔巴特先生的怀里挣脱出来,焦急地朝他喵喵叫。


  他似乎从我的叫声中读出了危险的信息,跟在我身后迅速来到了事发现场。


  之前那个飘荡着甜美气息,装饰着可爱飘带的教室此刻正冒着滚滚的浓烟,我紧张地咬住基尔巴特先生的裤腿——我现在后悔了,这时候应该警告他远离这种危险的地方才对啊。


  “你呆在这里,不要吸入浓烟。”他冷静地拿起灭火器,独自一个人冲进了冒着烟的教室。


  我焦急地在教室外转着圈。


  火势很快被扑灭,事情也得以水落石出——学生们经验不足,安置瓦斯容器的时候不注意,离火太近才引发了爆炸。


  接下来他有条不紊地收拾残局。


  命令懂得治愈魔法和包扎伤口的学生帮忙治疗,打扫狼藉的教室,发动其他班级的学生前来帮忙……这一切都在基尔巴特先生的安排下井井有序地进行着。


  我蹲在角落里,仰头望着他比平时更加凛然的侧脸……


  基尔巴特先生真的好厉害……就算没有我的协助,他也能完成这一切。


  人形的我,果然一点用处都没有。


  现在也一样,完全帮不上什么忙,只会卖萌有什么用呢。


  好希望能为他做些什么。


  忽然间,我跟人群中心的基尔巴特先生双目相对,他一贯沉静的表情在看到我的时候微微动容。


  他向我走来,蹲下身,双手托住我的身体,把我举到跟他眼睛对视的高度。


  那只青色的瞳孔此刻正倒映着猫咪的影子。


  “谢谢你。”他少见地微笑起来,非常温柔,“多亏了你,那时候及时带我发现了这里的险情,才阻止损失进一步扩大。”


  基尔巴特先生……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从那张毛茸茸的脸上看出来我的失落,但是你完全没必要这么安慰我的。


  我沮丧地用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


  然而这时候,陪同伤员去医务室治疗的学生回来了,他们的神色非常微妙。


  “怎么了?”他皱着眉,询问道。


  “那位担任主厨工作地同学伤的比较重……明天应该不能参加了。”


  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


  “我知道了。”基尔巴特先生思考了一阵,沉静地说,“没有问题的,我也会制作松饼,明天可以代替她。”


  接下来他召集这个班级的学生,将任务一一布置好。


  然后立刻回到临时办公室,迅速地将剩下堆积的文件整理掉。


  等做完这一切,天空中几乎已经能看到细碎的星星了,夜幕逐渐降临,基尔巴特先生站起来,走到窗口边,深深地吁了口气。


  整个过程我都安静地蹲在他的口袋里。


  他仿佛现在才发现我的存在似的,将我从口袋里提了出来,他脸上是疲惫又放松的笑容:“差不多可以回去休息了。”


  简单地在路边吃过晚餐,基尔巴特先生带着我回到了个人宿舍。


  还是头一次进入男生宿舍,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以猫的身份,


  一进门,我就从基尔巴特先生的怀里跳了下来,在房间里窜了一圈。基尔巴特先生的宿舍非常简单,几乎没有额外的装饰,如果不是他亲手用钥匙开了门,我几乎要怀疑这里真的是否有人在居住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我整只猫仍然兴奋得要命。


  因为整个屋子里,都淡淡地充斥着基尔巴特先生的味道,非常非常的好闻。


  他无视了我宛如多动症孩童一般到处蹭蹭蹭的举动——尽管事后回忆起来自己觉得异常羞耻——径直走进了浴室。


  不多一会儿,浴室传来了窸窸窣窣的水声。


  趁他在洗澡,我偷偷跳到那张柔软的大床上,肆无忌惮地滚了几圈以后,趴在枕头上深深地嗅了好几口。


  基尔巴特先生的味道……为什么这么好闻……


  如果用什么东西来形容的话,有点像猫薄荷的味道呢,感觉自己要上瘾了。


  这时候浴室的门喀嚓一响,我敏捷地跳了起来,乖巧地蹲坐在床头,一边歪头舔着爪子,一边朝浴室门口摇摇尾巴。


  然而下一刻见到的景象让自己整只猫都要石化了。


  门很快被推开,基尔巴特先生光裸着上身,只用浴巾围着下身,就那样从门后走了出来……


  基……基尔巴特先生?喵喵喵?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基尔巴特先生一定是就随随便便擦了擦身体,水滴就那样顺着肌肉精悍的线条缓缓流下来,那一头银发服帖地黏在脸颊上,眼罩应该是在洗澡的时候取走了,露出了跟波斯猫一样的异色双瞳。


  我身为人的羞耻心忽然冒了出来,整只猫都要不好了,急忙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还没埋半分钟,自己感觉尾巴一痛,果然又被基尔巴特先生抓着尾巴提起来了。


  喵——!


  我在半空中无助且凄厉地喵了一声,基尔巴特先生这时候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莽撞的举动,由提尾巴改成捏后颈。


  他拎着我的后颈在半空中甩了甩——所以说他为什么越来越恶劣了——忽然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要上床的话,先洗洗澡吧。”


  基尔巴特先生……所以你是真的忘了你手里的猫咪其实是个人了嘛!!!


  “哦?不乐意让我帮你洗澡?我可是看在今天你有足够努力取悦我的份上,才勉强提供这种服务的,你究竟有什么好嫌弃的?”


  他不爽地挑眉,接着完全不顾我的反对,拎着我进了浴室。


  一进去就把我扔进了满是泡泡的浴缸里。


  “喵!!!”


  我惊恐地四肢乱蹬,来自猫的天性完全占了上风,迫使我想要立即离开这片可怕的区域。


  然而基尔巴特先生残忍地捉住我的四肢,完全不让我动弹。


  他用手将泡沫轻柔地涂遍了我的全身……


  如果我现在不是猫而是只虾子的话,全身一定熟透了。


  可是身为猫的自己也不比虾子好到哪里去,我浑身引以为傲的软毛,如今全都湿答答地贴在身上,感觉自己整只猫都缩水了不少。


  我用尽全身力气拒绝着他的动作。基尔巴特先生!请不要再注视着我了,现在这副落汤鸡的模样有什么好看的喵!


  ……


  洗完澡,整只猫都要不好了,被人裹在小毛毯里用力地搓揉,感觉猫生一片黑暗。  


  我甚至考虑以后晚上干脆不要再跟着基尔巴特先生回来。自己本来就是拥有独立宿舍的,为什么一定要跟着他走啊?


  基尔巴特先生擦干我的全身以后,把我放在床头,自己却坐在书桌前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我窝着舔了一会儿毛,终于耐不住寂寞,纵身跳到桌上。


  灯光下,他似乎在写着什么。


  我踱着步子踩过去,伸出爪子按住那张便笺,想要看看他到底在写些什么……  


  牛奶、黄油,面粉……这是……做松饼用的食谱?


  诶?基尔巴特先生不是之前在松饼咖啡厅上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会做松饼吗?那么他现在究竟是在做什么呢?


  我迷茫地扬起脑袋,正好对上他漂亮的异色双眸。


  他注视着我,若有所思:“对了,我记得你会做松饼……”


  “喵~”我会呀。


  “……果然作为猫也有不方便的时候。那么,就像是最开始那样,你用嘴来写吧。”不愧是基尔巴特先生,就这样异常迅速地给出了解决方案。


  说着,他拿出一支笔放在我脚下。


  我:……


  片刻之后,纸上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字:「你说过你会做的吧?」


  他断然道:“我见过加……做过很多次,当然会。”


  这么说还是不会呀。


  明明那时候说话一副无比可靠的样子……


  他似乎看出了我心中所想,轻声一哼:“煎松饼这种小事,想想就会了吧。够了,不要再磨蹭了,你只要写出每种材料具体需要多少用量就好。”


  这时候我敏锐地发现他的耳尖变红了。


  噗,基尔巴特先生……我忍不住伸出脖子蹭了蹭他的鼻尖。


  ……


  一人一猫就这样研究着松饼的配方,一直到了深夜。


  睡前,他躺在床上,将我提到枕头上放着。


  他似乎是太累了,很快就闭上眼睛睡着了。我凑过去蹭了蹭他的鼻尖,这才安心窝在枕头上面眯眼睡了过去。


  半夜的时候,我冷不防被身边的动静给吵醒了。


  漆黑的夜里,借助月色微弱的光芒,我看到基尔巴特先生紧紧地闭着双眼,嘴里喃喃念着什么。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也妨碍不到猫的听觉。


  “牛奶……黄油……”


  噗,今天有幸见识到了基尔巴特先生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真是可爱啊。


  _______  

  [注]松饼咖啡厅爆炸在原著中是发生在公主跟基尔分开后被众女生欺负后发生的事件,应该跟他们品尝完松饼的时间相隔不久。这里为了剧情发展的需要,将时间稍微挪后了一点。另外,松饼其实就是薄烤饼吧???猫咪迷茫脸。


TBC

评论(18)
热度(78)
©瞳人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