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瞳人菌

[独闯天涯][流风]一萧楼之一二三事

腐向CP  流月X风萧萧

毛毛虫他爹,我是你的老粉啊_(:3」∠)_

为了不让这个月产粮数量太可怜,决定从文件夹里翻出七八年前写的老文凑数。。。

——————以下正文———————

      《一萧楼之改名事件 》

      

       风萧萧最近很郁闷。

  不,应该说风萧萧一直很郁闷。

  这话要从几天前说起。几天前,风萧萧一如往常,和柳若絮在成都练级后,回襄阳直奔一萧茶楼,接着纵身上楼,懒洋洋地晒太阳。

  系统的天气几乎永远是艳阳高照,于是造成某人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上房晒太阳没事顺便揭瓦窃听楼下群众谈论江湖大事。

  当然,在风萧萧耳中最动听的必定是那两个关于江湖第一高手的传说,今时今地,风萧萧十分理解当初流月在一萧茶楼里听得如痴如醉的原因。

  没有哪个人可以在听到关于自己的传奇时不心神向往如痴如醉的。何况是自己这样一个可以抒写出波澜壮阔的小说般传奇的人物。风萧萧比较自己和流月之后不免又得意洋洋起来。

  然后,在信天楼带着斧头帮一众前来观光膜拜传奇的目光下,我们的萧老板乐呵呵地跳下楼去挥手让一干人等进楼喝茶。

  完了,风萧萧跳上楼顶,心情无比舒畅,继续躺屋顶上。


  “高手。又在这里晒太阳呢?”懒洋洋的带着戏谑的声音响起来。

  风萧萧没有理他,继续闭眼晒太阳。

  流月坐下来,也学他摊开双手闭上眼懒洋洋晒太阳,问:“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新鲜事啊?”

  风萧萧睁开眼,望了他一眼,摇摇头说:“没有。”

  “靠,真TMD无聊。”某人空虚地说了一句。

  风萧萧又望了他一眼,平静地说:“这整个江湖上,只有我才是最无聊的。你现在无聊,只能暴露了你不思进取的本质。”

  流月一愣:“为什么?”

  “白痴,因为我才是江湖第一啊。还没有追上我你就应该勤练刀法好挑战我啊!”风萧萧悠然道。

  “靠!”流月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就是一脚踹向风萧萧,骂道:“我踢死你这个无耻的!”

  风萧萧一个不注意,只觉得腰上一阵剧痛,伴随着一声惨叫,衣衫褴褛的某人惨烈地翻了下去。

  

  风萧萧经常滚下去,却没有这一次让他痛心疾首,因为信天楼带来的斧头帮众还在他家茶楼喝茶!如果他就此以栽萝卜的姿势落在一萧茶楼的正门外,那么他飘然如魅的身姿,他PK遍天下无敌手的风采岂不是要大大地打了折扣?

  所以风萧萧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大街上依旧熙熙攘攘,谁都没有注意到一抹几乎快得看不见的影子从一萧茶楼上坠了下来,所以,也几乎没有人注意到片刻之后一个快如影魅的影子忽地从地面冲上茶楼楼顶。

  脚尖刚刚触到瓦片,风萧萧立刻狞笑着踢出一脚风卷云残,往流月身上招呼。流月笑嘻嘻地往后退去,不慌不忙地拿出圆月弯刀招架风萧萧的攻势:“老大,不过是把你推到楼底下去了而已嘛。要有作为高手的风范和自觉!”

  “面子差点没了,高手你个P,风范你个P,自觉你个P!”风萧萧疯狂地叫嚣。此时风萧萧恨不得朝流月扔过去一把疾风无影,无奈这一把扔过去流月那小子要么化为一片白光要么躲过去又疯狂地嘲笑自己,于是他不得不在心里碎碎念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

  

  MD,谁让自己风卷残云对流月基本无效而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一招追风逐日威力又太大!风萧萧沾沾自喜的同时也狂郁闷自己怎么没有不瞬间秒人而力量可以收发自如,足够制得住眼前这小子的绝招!

  

  这时候,楼底下不知谁喊了一声:“看,这不是萧老板和江湖第一快刀流月吗?”一石激起千层浪,楼底下围观者越来越多。

  “咦,萧老板和流月不是好朋友吗?怎么会在萧老板的楼顶上打了起来?”

  “啧啧啧,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流月其实啊,是萧老板的情敌!”

  “这话怎么说?”

  “江湖上谁不知道?萧老板和唐门暗器第一的柳若絮之间关系暧昧啊!经常可以看见萧老板和柳若絮在成都打怪练功。然后呢,又有人看到流月经常出现在他们之间!”

  “哦?”众人眼睛瞪着楼顶二人,眼睛瞪得又大又圆。

  “结果呢,结果流月竟然对柳若絮日久生情,他那一刀成名绝技可不是白叫的,横刀夺爱!萧老板又没有流月那么帅当然是被PK下来啦!”

  众人不胜唏嘘,看来情场不像江湖,绝对不是武功盖世就能顺利拿下美人芳心的啊!

  

  楼上两位八卦主角很显然没有往日听自己八卦的那份热情,可两人毕竟是高手,在一帮仰慕自己的观众面前哪里好意思突然停下来不打握手言和,当路人甲一句“流月的成名绝技横刀夺爱”出口时,流月脸都绿了。

  风萧萧很有良心地没有疯狂嘲笑他,此刻自己心里也是极度郁闷。正忧郁间,突然听到消息的提示音,风萧萧忙趁着一个间隙打开一看:“MD,你还真打上瘾来了?还不快停下啊!”

  风萧萧幽怨地瞪了他一眼,光速打出:“靠,你先停下啊!”

  风萧萧正要发过去,这时候,一声“叮——”的提示音在风萧萧耳边一跳,风萧萧匆匆一瞥,突然间神经反射似的往后跳了几步,朝流月大声一叫:“停!”

  

  流月仿佛就等着他这一句话似的,潇洒地将圆月弯刀收了回去,笑嘻嘻地看着他。

  楼下又是一阵唏嘘:“萧老板果然是注重兄弟情谊啊,都说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萧老板为了手足连衣服都可以送出去啊。”

  于是风萧萧脸从绿变红又变紫了。他千不该万不该,竟然在这种时候停下来,怎么说也得流月先停下来啊!悔恨已经没有用了,风萧萧一边在心里把系统骂了个千遍万遍,一边点开消息。

  

  系统消息声音响起来:“为了感谢您长久以来对江湖的支持,特此推出茶楼二次改名活动,如果您对自己经营的茶楼名字不满意,您可以在接下来几天之内为自己的茶楼二次改名。”

  风萧萧狂郁闷。

  楼下围观众人见没有架可打,不过片刻便做鸟兽散开。流月在他不远处,笑嘻嘻道:“阿风,不愧是我的好兄弟,真给我面子。”

  “滚。”风萧萧瞪了他一眼,过了一会儿,他又朝流月轻轻一笑:“不好意思,系统消息,我给系统面子。”

  流月一愣,随后的表情告诉风萧萧此刻对方的心灵已经遭受到了自己无情的打击。流月狐疑问:“系统什么消息?不会是你的风行天下又出现了第八式吧?”两人相处这么久,流月对风萧萧的风行天下自然是知根知底,如数家珍。

  提到这个,风萧萧脸上不由露出了憧憬的表情。随即,对方一句灿烂的“哦不,绝对不可能。”迅速打断了风萧萧的幻想。风萧萧痛苦地想起了自己方才由于没有一招可以控制住力度的绝招而无法在不挂掉对方的前提下打倒流月这一心痛不已的事实来。

  

  “到底什么事啊?”

  “就是——”于是风萧萧对流月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遍。

  流月眼神一亮,向风萧萧冲了过来,握住风萧萧双手,真诚地说:“阿风,老大,让我改名吧!”

  风萧萧一愣,没想到流月听了之后竟然比自己还热心这件事。一想到自己和他之间的兄弟情义,风萧萧内心一阵激动,不由得点点头:“好啊!”

  “就叫流萧楼怎么样?流月的流,风萧萧的萧。你看,多有诗意啊!”

  “流萧楼,流萧楼……”风萧萧回味了一下,突然他抬起头,眼中寒光四射,“为什么你的名字在前我的名字在后?明明我是茶楼的老板!”

  他一抬头,便看见流月不怀好意的笑容:“难道你要叫它萧流楼,多拗口啊,或者你要叫它风月楼?听起来怎么像某种服务场所啊?”

  “干嘛非要安上你的名字?”

  “因为是我命名的,所以要有我的名字!”流月继续厚颜无耻。

  “无耻。”如果有一杯茶放在风萧萧面前,相信他一定可以把茶杯捏碎,因为风萧萧内力很深厚。

  但是,此刻风萧萧手上没有茶杯,所以他只能用眼神鄙视流月。

  流月微微一笑,瞟了他一眼,突然说:“说起来我们俩很久没有真正来一场了。这样吧,我们来比试一场,如果我赢了,这茶楼名字就叫流萧楼,要是你赢了,那就随便你怎么取名字,怎么样?”

  “靠,凭什么我的茶楼偏偏要你输给我才能我自己取名啊?”风萧萧很郁闷。

  “因为你是江湖第一,高手。所以你要有高手的风范,这点都不懂你还做个P江湖第一高手?”流月轻飘飘的一句话霎时间解决了风萧萧所有的疑惑和不甘。虽然,他还是没有搞懂江湖第一高手和流月非要给自己茶楼改名之间的关系。

  

  风萧萧和流月相约三天后在京城紫禁城颠。约斗的地点是风萧萧提出来的,因为他很想很想和流月之间来一场西门吹雪和叶孤城那样的斗争。对此,风萧萧十分憧憬。

  后来流月说,因为两人之间是朋友,所以这场争斗不能挂了对方,但是鉴于风萧萧不发出自己那一招追风逐日又根本无法奈何得了流月,所以与其打一场传统意义上根本不会有胜负的架,还不如用其他办法决定胜负。

  于是他又提出一个办法,只要有人把另外一个制止住让他在地上不能动弹一分钟以上,那个人就赢了。通俗地说,就是谁成功地扑倒对方谁就赢了。

  风萧萧一听,觉得这主意很好,随即答应了。随后他又后悔得不行。这样,不就是两个人在地上滚来滚去吗?简直太丢江湖第一高手的面子了!最后,风萧萧不得不忍住邀请江湖上各大高手前往观战的冲动。

  

  冲动是魔鬼。

  

  三天后,风萧萧如约来到紫禁城颠。紫禁城也是江湖里最近一次系统调整里新捣鼓出来的东西。新出现时玩家闻之大喜,从各地纷纷涌向京城,趋之若鹜,要知道现实生活里可没有这种一个驿站就给你传送到北京游玩故宫的机会。

  可是没料到当玩家兴匆匆地涌到城门下时,几个NPC卫兵冲出来拦住玩家,微笑道:“欲要参观紫禁城,请先付XXX两银子。”

  玩家纷纷唾骂系统丧心病狂。

  

  当风萧萧交给守门NPC一笔价格不菲的银子后,他有些肉痛并且后悔地走进了紫禁城,连忙施展自己卓绝的轻功直奔紫禁城颠。这里一般人不消费,不一般人不愿消费,于是整个京城里出现了这样一个真空地带。风萧萧心里又不由得觉得自己这个决定还是有一些英明的,至少没有人能够看到自己和流月抱来抱去的糗样。

  飞到紫禁城里最高的一幢建筑后,风萧萧抬头便看到某人嚣张地站在屋顶上,风过,很NB地带起长发飘啊飘。

  “小样你给我装B。”风萧萧狞笑着发出暴雨,准确地命中流月脚底下的那块瓦。流月没料到风萧萧竟然敢向他掷出飞刀,一个不留神便如风筝般掉到了地上。

  流月爬起来边拍着身上的灰边气急败坏地大吼:“谁让你出飞刀的?你这是作弊!我要投诉你!”

  风萧萧已经笑容可掬地出现在了他面前,甜甜地道:“糟糕!我忘记了!”

  在这一刹那,流月恍然间看到了一个真实的自己。

  

  几分钟后,两人正式交手。由于之前有个那么个奇怪的规则,两个人打起来十分别扭。风萧萧一开始用他江湖第一的轻功躲闪流月的攻击,无奈这次不是让他逃而是让他推倒,这就无形之间就对风萧萧的要求上升一个档次的难度。

  相反,流月反而是很有闲情逸致地等着风萧萧张牙舞爪地扑过来,风萧萧很愤怒很愤怒,因为自从自己变成江湖第一高手之后,还没有人敢这么糊弄他,这一刻,他几乎怀疑这根本是流月想出来捉弄他的玩笑。

  当流月轻轻巧巧挡过风萧萧一招风卷残云后,他飘向后边一大段路子,仿佛是看透了风萧萧此刻的疑惑,笑嘻嘻道:“白痴,以你的智商怎么可能斗得过我?这是智斗,智斗懂不懂?”

  “智斗你MGB,我今天让你挥一挥衣袖来,不带走一片云彩!”

  

  风萧萧郁闷地想砍死人,无奈,只得提气追上去。不知道为什么,使不出追风逐日的风萧萧总是差流月那么一点。流月这边嚣张地拿刀子划来划去,一道道刀光在风萧萧眼前晃来晃去晃得风萧萧几乎要吐血。

  不知道这几天流月无聊地又练了什么,不用抽刀断水那一招流月的出手也奇快,风萧萧近身后轻功的优势被刀光削减的大半,几乎几次险些要被流月绊倒。

  数个回合过去,风萧萧和流月飞到宫殿顶端,各自向后飘了几步站立在屋顶两头尖端上,各自暗暗吐了口口水,暗骂道看你还装B!

  这时候风萧萧突然间一怔,忽然想起了什么事,他抬头朝流月笑笑,流月心里一阵发毛。风萧萧嘿嘿一笑,悠悠道:“我怎么没想到还有一招呢。”

  

  流月一愣,随即料到风萧萧所指的那一招,道:“流风回雪?”

  “不愧是我兄弟,果然了解我!”风萧萧点了点头。

  流月道:“那一招你只要动了就没效果,你以为我不知道?”

  风萧萧哈哈一笑:“那就够了。”

  说着,风萧萧立即开始施展他的流风回雪,双手向前一推,顿时寒风大作,流月也不敢迟疑,连忙往后退去,意欲跳出流风回雪的寒风圈,没料到他本来是站在宫殿最顶端,这向后一跳出乎流月意料之外,一块瓦片踩滑,流月顿时大惊失色,身子不由自主地向下滑去。

 

  本来,凭着风萧萧对流月的了解这一滑是没什么好担心的,但是那一刻仿佛是鬼使神差的一般,他心里莫名一紧,一直以来都是流月看风萧萧跌下屋顶,这一次换他看流月掉下去风萧萧竟然有些不大适应。

  不大适应的结果就是风萧萧的行动冲动地不经过大脑,连忙施展开风驰电掣跃下屋去接流月,这几秒钟倏地飞了过去,还没等风萧萧反应过来他自己已经在空中扑到了流月。

  风萧萧心里一喜,啊呀这样等落地的时候自己不就是直接扑倒了流月了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他乐呵呵地朝仍然处于迷惑状态的流月笑了笑,这下子他什么都不做了,就安安心心地等着落地自己直接扑在流月身上。

  

  结果,当风萧萧落到地上的时候,他终于知道了一件事。

  曾经有一句名言,说,机会只垂青有准备的人。

  于是风萧萧误解了这个准备的意思。他只是乐呵呵地准备掉在地上,而流月则是在掉在地上之前就准备好了反扑倒风萧萧。

  于是,机会垂青了流月。

  

  很久很久之后,当逍遥问起风萧萧他在江湖里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的时候,风萧萧告诉他:“我后悔交了流月这个朋友。”

  “为什么?”逍遥惊奇地问。

  “因为,”风萧萧平静地望着他,“他太狡诈狡猾无耻卑鄙下流了!”

  ……

  

  最终还是流月赢了。

  他成功地扑倒了江湖第一高手风萧萧,从此一萧楼成为了历史,取而代之的是流萧楼。而老板仍然是那个老板,风萧萧每天依然躺在流萧楼的楼顶上晒太阳。

  当好事之徒问起他为什么一萧楼要改名为流萧楼,是不是他和流月之间的关系早已经不是兄弟那么简单时,风萧萧平静地给了他一飞刀。

  看着那张无比惊恐茫然的脸逐渐消失在白光中时,风萧萧内心是无比忧郁惆怅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风行天下里头没有一招可以拿捏到力道的招式让自己把那家伙弄得只剩一口气啊???

  那一刻,风萧萧不禁泪流满面。。



评论(7)
热度(31)
©瞳人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