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瞳人菌

《关于时光错裂的一天旅行》

阿维X公主(第三人称) BG向 全年龄

食用前需知,虽然CP是阿维X公主,但是本篇并没有太多直接的感情戏,与其说是爱情向的,更倾向于描写亲情跟其他的东西?

可能OOC注意

————以下正文—————


  Chapter1·Nightmare


  阿维做梦了。


  他梦见自己整个人在不断的下坠,眼前是一片炫目的极彩,光影的交汇。


  做梦者总是不知道自己的处境,于是他徒劳地挣扎着,却没有任何可以攀附的物体,他试图出声求救,却没有任何人的回应。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仿佛坠入湖水中的雨滴,他的躯体急速的降落,骤然地溅起水花,最后一切归于静谧。


  他闭上疲惫的双眼,剧烈地喘着气,这时候温柔的女声蓦然响起在耳边,熟悉而遥远,温柔而慈爱。  


  “阿维。”

  

  谁在叫我……


  他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青紫色的花海。不远处,那位窈窕优雅的夫人正转身朝他微笑招着手,牵在身边的小狗也发出欢快的叫声。


  他眼神悲伤,张开嘴,想要呼唤出那个名字。


  然而眼前的景色骤然一变,铺天盖地的浓重黑暗席卷了整个大地,青紫色的花海里刮起了呼啸的风,目光幽幽的野兽从森林中出现,包围住了那个单薄的影子。

  

  阿维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然而自己的四肢却如同灌铅一样动弹不得,身体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禁锢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饥饿的野兽扑了上去……


  「不……!!再也不想失去重要的人了!」


  眼前的景色再次变幻,惊心动魄的场面消弭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繁花似锦的亭台。那个熟悉到闭着眼也能认出的女孩此刻正双手放在胸前,眉心微拢,仰着头似乎在对自己诉说着什么。


  他头痛欲裂,只能依稀听到几个零落的单词。


  “谢谢……一起战斗的日子……明天……月之路……回去了……”她对着自己露出一个笑容,可自己却非常清楚她并不开心。


  他听到自己完全不受控制地开口:“一个人的话……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为你祝福的。”


  对,这样对她才是最好的,她从一开始就强烈地想要离开梦世界,回到她原来所属的那个世界。


  可是自己心里那股冲动是怎么回事……强烈地想要告诉她,想要她留下来的那股冲动。


  艾莲娜……内心忍不住喊出她的名字,此时此刻却无法诉诸于口,他只能目睹那个孤单的背影渐渐离自己远去。


  眼前一晃,不知何时四周已经变幻成耀眼的白天,映衬着她的身影的不再是繁星和藤蔓花朵,而是宛如极光般美丽的月之路。


  在她踏上月之路的那一刻,空气不安地躁动起来,仿佛什么东西在崩塌,流光溢彩的月之路裂开了一个漆黑的裂口,宛如恶魔的巨嘴,眼看着要把她吞噬下去!!!


  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艾莲娜!!!”他惊恐地大声呼喊她的名字——猛地挣扎着坐了起来。


  是的,坐了起来。


  阿维惊恐地喊着艾莲娜的名字,惊恐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睁大了双眼,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背上已经是湿漉漉一片。此时的天还没亮,他怔怔地对着眼前灰蒙蒙一片的墙壁发愣,终于想起来刚刚经历的一切都是梦境。


  然而那些梦境也全是事实。


  不管是母亲在花田里被袭击,还是艾莲娜终于找到了兄长,驱除食梦兽,光复特洛伊美亚,最终打算离开梦世界回家,这一切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实。


  只是那天她登上月之路即将启程的那一刻,四周的空间忽然失去控制,撕开了一道裂痕,自己一瞬间将她推到了一边,却没来得及逃开,最终被那道空间的裂缝吸了进去。


  那么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他想清楚,咯噔一声,什么东西响了起来,晦暗的房间骤然明亮起来。  


  阿维循声望去,一个二十八九上下的女性此刻正伸手摁在灯光开关上,一脸惺忪地望着自己:“老公……怎么了?”


  那声音熟悉极了,即便再过多少年,阿维也不会忘记。


  然而跟记忆里的声音比较起来,现在的声音似乎又成熟得多……他借着房间里明亮的灯光,终于看清对方,面容既熟悉又陌生,似乎一夕之间成熟了不少岁。他惊愕极了:“你是……艾莲娜?”


  看着她衣衫不整毫无防备的样子,阿维的脸可疑地红了起来,撇过头去不看她。


  所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候,对方也终于清醒过来,她瞪大了眼睛打量了阿维大约三秒,猛然尖叫起来:“老公!家里进贼了!!!!”


 Chapter2·Family


  在经受住了女主人好一顿的枕头攻击之后,红发青年颇为狼狈地向对方解释了自己的遭遇。


  对方在听完他的解释后陷入了沉思:“所以说,你是因为不小心掉进了时空裂缝才来到这里的?”


  阿维敏感地抓住了一个词:“时空裂缝?”


  “没错,不止是空间,连时间也错位了——这里不是梦世界,而且我离开梦世界已经将近有八年时间了。”她轻轻叹了口气,承认了自己特洛伊美亚公主的身份。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红发青年,忽然露出怀念而狭促的笑容:“那么你是……八年前的阿维?”


  “……是的。”


  经过简单的交流,阿维终于了解了现在的处境——月之路产生的波动是跨越时间和空间的,自己穿越时空后见到了这个世界的公主,而在她把特洛伊美亚的统治权交给兄长,离开梦世界后,就跟人结了婚,这样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已经八年之久了。


  对着面前骤然间年长了自己好几岁的公主殿下,阿维有点窘迫地撇过头:“这里跟梦世界的月之路还能打开吗?我想先回去看看有没有解决办法。”


  “可以打开,不过需要先联络我的哥哥,大概差不多得要一天左右的时间吧。”她叹了口气,“我也需要搞清楚我老公半夜消失不见到底去了哪里呢。”


  “不过,两个世界的沟通方式是属于特洛伊美亚的秘密,你先出去整理一下自己可以吗?洗漱间就在左手边哦。”


  “那就拜托了——喂!!”阿维话一落,就被对方赶出了卧室。


  公主关上了门,轻声感叹道:“看到他这副愣头青的样子,还是真是令人怀念呢。”


  说完,她自己走到窗台旁边,伸手从衣领出轻轻地扯出戒指,闭眼,心中呼唤着特洛伊美亚的名字,慢慢地祈祷起来……


  ***


  阿维被推出门外,他转身想要说些什么,门却砰地关上了。


  他摸摸被撞得有点通红的鼻尖,左转去找洗漱间。


  他随手开了灯,边走边打量四周,整个房子的装修风格类似于紫雨所在国家的风格,他心里暗暗地想起当初一行人进入梅伊,自己不淡定地打量街道时,那家伙抿嘴偷笑的样子……可恶,果然那时候是在嘲笑他是乡下来的吗?


  幸好有在梅伊国的经验,阿维使用起那些洗漱用品并不太费劲。


  掬起清水打在自己脸上,冰冷的液体终于让自己暴躁的大脑冷静下来,他望着镜子里自己青黑的眼圈和点点胡渣的下巴,颓废得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国的王子,更像是斗败的野犬。


  在艾莲娜道别的那个晚上,自己完全没有睡着。


  至于她为什么要来道别,阿维心里隐隐约约感到了什么,但也知道,自己始终不可能回应她,他不能抛弃自己的责任……阿尔斯托利亚的国民,还期待着未来优秀的统治者将国家发扬光大。而艾莲娜,也始终期待着回到原本的世界,过上平静的生活。


  「一个人的话……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为你祝福的。」


  那时候的他,对公主说出了这样的话。 


  现在看来……她回到这边世界以后,的确过得非常幸福快乐。


  可是,明明这一切都是符合期待、令人安慰的发展,不知道为何自己却始终无法开心起来,反而在心底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失落感。


  不管怎样还是先解决怎么离开这里的问题吧。


  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关于艾莲娜已经结婚的问题,他利落地整理了自己的外貌跟衣着,让自己尽量看起来精神一些。


  这时候,一个奶气十足的声音响在阿维的耳边:“你是谁?”


  阿维手上的动作顿了下,他转头看到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褐发紫眸,长得可爱极了,此时正躲在门后边,探出一个小脑袋警惕地望着自己,。


  结婚了……还有孩子了……


  阿维怔怔地望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呃……我是……”他几次张口,想要说我是你妈妈的好友,但是最后还是尴尬地闭上了嘴。


  “我知道了!你是来自骑士之国的正义红骑士!”小男孩屁颠屁颠跑到他身边,双手抓住他放在身后的大剑,蛮横地想要拔出来。


  阿维瞪大了眼睛,被忽如其来添加的设定搞的不知所措:“喂!?这很危险,不要乱动!”


  “哼,我是邪恶大魔王,昨天已经打倒你了哦,快把身上的武器交出来!”


  阿维:???


  ***


  早餐。


  “邪恶的大魔王终于战胜了正义红骑士,骑士国将永远笼罩在黑暗的统治之下!”小男孩手里拿着两个小人,在兴奋地挥舞着。


  阿维僵硬地坐餐桌边,身上牵了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此刻正被小男孩牢牢地抓紧着。


  艾莲娜一边往餐桌上布置食物,一边对阿维露出抱歉的笑容:“失礼了,小织从小一个人在家,我跟老公都很忙,没什么人管他,有点被宠坏了。”


  阿维僵硬道:“没什么……只是有点不习惯当俘虏。”


  这个时候名叫小织的小男孩警惕地抬起头,看着他:“你就是大魔王的俘虏!不准擅自跑掉哦~”


  身为人母的公主殿下噗嗤一声笑了。


  倒是阿维的脸红里透着点黑,忍不住转移话题道:“这个时候可以说说正事吗?”


  “刚刚我已经联系上哥哥了,拜你所赐,你来到这个世界的同时,那边也产生了不一样的波动,直接把我老公传送到那边去了。”


  “喂!什么叫做拜我所赐?我也是受害人啊。”听得出她语气里流露出的偏袒,红发青年忍不住为自己争辩道。


  “说是这么说,但我们受到的影响更大呢。”艾莲娜叹了口气,“今天虽然是休息日,不影响工作,可是上个月老公就答应了小织要陪他去游乐园……”


  “爸爸今天也不回来了吗?”小织终于放下手里的绳子跟玩具,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


  “对不起,小织。爸爸本来昨晚就回来了,但是他一不小心又传送回去了,暂时回不来了,以后再跟你一起去好吗?”艾莲娜俯下身轻轻抚摸儿子的脸蛋,满是歉意地说。


  阿维有点震惊地消化对方哄孩子时所透露出来的内容,送回去……也就是说那个人原本是梦世界的原住民吗???


  母子俩完全没有注意到阿维的失态,艾莲娜一直忙着安慰自己的孩子,而小织撅起嘴,眼看着就要哭。


  “抱歉,打扰到你们的生活了。”阿维猛然间开口道,“作为补偿,今天就让我陪小织去游乐园吧。”


  母子俩双双抬头望着阿维。


  他被注视得有些尴尬,撇过头去:“一天就好了吧?明天可以打开月之路了吗?”


  “当然可以……我哥哥也保证可以把你送回去……”公主踟躇着说道。


  “那就好,今天我会帮你照看孩子的。”他顿了顿,“作为感谢。”


  艾莲娜带着难以言喻的心情看着他:“那真是……麻烦你了。”


  两个大人忙着你问我答,这边小织忽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我不要红骑士,我要爸爸!呜呜呜呜!”


Chapter3·Child


  假日里的游乐园门口总是熙熙攘攘许多人。


  “这周周末还要加班,孩子就交给你了,等下午四点的时候我来接你们。”艾莲娜微笑着看着大小两个人,“小织,快从叔叔肩膀那下来哦,会踢到叔叔的。”

  

  小织似乎非常喜欢阿维的那柄大剑,吵着闹着要求坐在上面“骑马马”,阿维只好用布裹住剑身,让熊孩子坐在上面。


       “……没关系。”阿维刚说完,就被孩子乱蹬的脚给踹到下巴。


         一大一小目送艾莲娜开车离开门口。


         “那么,接下来应该是要去买票。”阿维带著大剑和孩子往售票口走去。

       

       等进了游乐园后,小织忽然说:“放我下去。”


  阿维:???


  完全猜不到熊孩子在想什么,不过他还是依言把对方抱了下来。


  漂亮的小男孩仰着脖子瞪他,奶声奶气地一本正经说话:“我知道你才不是什么红骑士呢,你是趁着我爸爸不在来抢我妈妈的坏蛋,我不要跟你一起玩。”


  阿维:……


  “虽然你这家伙还是个小孩子,但是也要记得有些话不能随便说。”他蹲下来严肃地看着小织,“如果你的父母没有提到这些的话,我也可以今天代替他们好好教育(xun)一下你。”


  小织仿佛被他忽然冷下来的表情吓到了,瞪大了眼睛愣在那里。


  “……喂!你这家伙,倒是开口说句话啊。”半天没有等到回应,阿维皱起眉头。


  “啊啊啊啊!呜呜呜!”熊孩子猛地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惊天大哭声。


  阿维正好正对着熊孩子,冷不防被噪音一吓,差点往后仰倒。孩子肺活量十足的哭声让路人迅速把视线集中到阿维身上。


  “什么啊……那个人好奇怪。”


  “他是在打孩子吗?”


  窃窃私语溜进他的耳朵,阿维脸上一阵青一阵红:“那家伙为什么会生出这么不可理喻的小孩的啊……”他抓住小织的手想要快点离开这里。


  这时候,小织的哭声终于引起了不远处巡警的注意。


  “这位先生,麻烦你停一下。”


  阿维皱着眉头,看着一个身着制服的男人朝他们走过来,看样子应该是这个国家的负责维持治安的人吧,配合一下他们的工作好了。


  巡警走到他面前,用怀疑的眼光打量了一下一大一小:“先生,你跟这个孩子是一块的吗?”


  “是的,抱歉,他刚刚太吵了。”


  “呜呜呜,我才不是跟他一块的呢!他是坏蛋!”


  “先生,你这么年轻,这不是你的孩子吧。”


  “不是。”阿维声音顿了顿,补充道,“是他母亲让我带他出来玩的。”


  兔美——哦不,巡警的目光顿时变得犀利起来。


  他的关注点最后落到了红发青年背后的被布包裹住的大剑上,越看越怀疑:“请问您随身带着的那个是什么东西?”


  “呃……这个吗?”阿维从背后取下剑,把包裹在上面的布扯开,耿直地介绍,“这是我的剑。”


  巡警:……


  “这位先生,公共场合是禁止携带危险物品的,我现在要没收掉你的武器,请之后带上证件去警局认领。”


  阿维挑眉:“这把剑已经跟随我十几年了,我是不会把它交给任何人的。”


  疑似拐带孩童的年轻男人……携带着违禁武器十几年的危险分子?


  巡警看似面无表情,实际已经把手紧紧地放在了配枪上:“可以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证吗?”


  “什么?”阿维一头雾水,“是通牒之类的物品吗?我才来这里一天,还没来得及办理。”


  “先生,请放下武器,现在立刻跟我去警察局一趟核查身份好吗?”


  “抱歉,现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答应了艾莲娜要帮她照看孩子。”阿维果断地拒绝了巡警的建议,他下意识去逡巡四周寻找孩子的踪影,然而在扫视了一圈之后,脸色终于凝重起来。


  “小织?小织!”阿维目光敏捷地捕捉到人群中那抹熟悉的背影,完全无视了身后巡警的警告声,大步流星朝着小织的方向走去。


  中途他不耐烦地推开了一个试图向他出售气球和冰饮的布偶熊,布偶熊朝后面骨碌碌滚去,正好绊倒了追在阿维身后的巡警先生,一打饮料砸在巡警先生的头上,于是玩偶跟人晕乎乎地滚到了一处。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毫不知情,他飞快地抓住前面孩子的肩膀,皱眉训斥道:“都说了不要离我太远!”


  “呜呜呜!!妈妈好可怕!”


  阿维:“……抱歉,认错人了。”


  收获了对方家长一巴掌后,阿维焦躁地在游乐园里搜索着小织的身影,终于在水池边找到了熊孩子的踪迹。


  这是一汪非常浅的水潭,深度大概在成人半腰左右,为了防止小孩失足落水,特意用木栅栏围了起来,刚刚到人膝盖的高度。小织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没钱不能玩的窘境,只好一个人失落地看着其他小孩在父母亲的陪伴下喂鱼。


  小织蹲下身,把手从栅栏间伸进水潭,想摸摸那些鱼。可惜鱼儿都不理他,一感到动静就马上散开了。


  “小织!!!”这时候忽然身后响起了饱含怒气的叫声。


  知道自己做错事惹怒了大人,小织赶紧站起来,转过身去就看到红发青年一脸急切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小织害怕地往后一退,正好绊倒在栅栏上,他身形不稳,整个人随着重心的改变,往后掉进了池子里面。


  “小织!”阿维飞快地跑到水潭前,跳进了水里,把还在扑腾的熊孩子抓了出来。


  小织吐了好几口水,还没等阿维说话,再次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要爸爸陪我呜呜呜呜呜……”


  阿维张口欲言,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闭上了嘴。

  

  玩偶和警察终于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


  “这位先生,请你放下手里的孩子,跟我回警察局一趟!”


  一大一小两个落汤鸡泡在池子里,谁没有注意到警察的话,一个哭得撕心裂肺,另外一个虽然没哭,但整个人颓废失落得跟被赶出地盘的野犬一样。


  Chapter4·Muppet


  警察小姐坐在电脑面前,从一大叠游乐园通票里面翻找出证件,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正在帮孩子慢慢擦头发的红发青年。


  “维先生,证件我已经看过了,您的个人信息没有问题。”她责怪似的看了眼累得满头大汗的巡警先生,“刚刚我也跟艾莲娜小姐通过话了,维先生拥有佩剑资格证,随身携带武器是允许的。”


  “我为我同事的鲁莽向你们道歉。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您可以带着您的孩子走了,现在是用餐的点,出门右转就有家味道不错的饭店。”


  阿维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这个世界的秩序跟梦世界并不相同,早上是他自己疏忽大意了。擦干孩子跟自己身上的水渍,他牵起对方的手从警察局走了出来。


  已经是中午了,艳阳高照,小织情绪低落地打了个喷嚏。


  于是两个人进了家童装店。


  阿维把钱包递给收银员:“我要给孩子买衣服和裤子,可以帮我挑一下吗?”


  旁边导购的女孩子都掩嘴笑起来。


  一个看着特别活泼的女孩走过来,笑眯眯地说:“先生,您的孩子喜欢哪种类型呢?我们可以让他自己先看看有哪种喜欢的哦。”


  等走出店门,阿维手里多了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童装。他跟小织走到警察小姐告诉他的饭店面前,他拿出钱包来翻了翻,出门前艾莲娜递给他的钱包差不多已经干瘪下去了。


  小织穿着新买的衣服,一个人慢慢地吃着眼前的食物。


  “你不吃吗?”


  这还是小朋友第一次主动友好地跟他说话,阿维竟然感到有点不适:“我不饿,你赶紧吃吧,下午再去游乐园。”


  “还要去吗?”本来整个人都蔫蔫的小朋友忽然又有了点精神。


  “嗯。”阿维从钱包里抽出那些通票来,放到孩子面前,“你不喜欢我跟着的话,就一个人好好玩吧。我看过了,这些都是票,你想玩什么把票给管理员就可以。”


  吃过饭,两个人又去了游乐园。


  用最后一点钱买了门票,阿维看着孩子慢慢走进人群里,往那些游乐设施走去。他五感一向灵敏,就这么远远地看着小织防止他走失就好。


  这时候,一只布偶熊忽然拦住了他的视线,四肢艰难笨拙地晃动:“是你!捣乱分子!”


  阿维:???


  “你撞飞了我的气球,打翻了我的饮料,你要赔钱!”说完,布偶熊就朝他扑了上来。


  阿维轻轻往旁边一躲,布偶熊又在地上滚了一圈。


  “玩偶为什么需要钱呢?”阿维感到莫名其妙,“而且我也没钱了。”


  布偶熊:……他愤怒地把头罩给摘了下来。


  阿维:??原来是人扮的?


  ***


  小织小朋友今年六岁了。


  由于继承了来自双亲的优点,他有双大大的紫色眼睛,跟栗子色的头发,不说话的时候像只小花栗鼠一样可爱。


  当然,一旦开口说话,就像只得了狂犬病的花栗鼠,让人很想揍他。


  不过他人长得精致可爱,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幼儿园,每当他任性耍脾气的时候,大家都很容易就顺着他的性子来,久而久之,小织小朋友就被惯得越来越小王(gong)子(ju)了。


  因为出生在无忧无虑的家庭里,小织小朋友有很多东西可以向幼儿园里其他小朋友炫耀,而他最得意的事情,就是拿着自己一家三口的照片,告诉新来的小朋友那个帅气的男人是自己爸爸,那个温柔的女人是自己妈妈。


  然后其他小朋友就非常羡慕地看着他说你好幸福啊。


  当然小织小朋友也不是完全无忧无虑的。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问他,为什么每次都是你妈妈来接你呀,你爸爸呢?


  小织的爸爸非常的忙碌,一星期只一到两天是呆在家里的,其他时间总是不见人影。


  他有时候忍不住问妈妈,爸爸去哪儿了。


  她妈妈就说,爸爸去梦世界啦,他是骑士国的国王,要跟邪恶大魔王作战,把他赶走才能回家吃饭。


  小织小朋友表示……哦,看来你是在做梦的时候跟爸爸谈恋爱才生下的我吧??我信个P啊,不要欺负我还小就骗我好嘛!


  总之今天是他好不容易撒娇才让爸爸答应陪自己来逛游乐园的,这是非常珍贵的机会。


  但是最后爸爸没有来。


  换成一个讨厌鬼陪自己来游乐园了。


  小织一开始还挺喜欢这个红头发的,因为他跟爸爸长得有点像。但是这家伙盯着妈妈的眼神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那种异常温柔的眼神——记忆里只有爸爸这样注视过妈妈。


  后来知道这家伙要代替爸爸陪自己去游乐园了,他就更讨厌他了。


  才不要这家伙从爸爸手里抢走妈妈呢!


  游乐园什么的,我自己一个人玩也很好,我才不寂寞呢!


  就这样,小织拿着一大把的通票,玩了旋转木马还有其他项目,一个人也非常快乐。但是,很快他就遇到了新的难题。


  “小朋友不行哦,你不能玩这个,这个身高至少一米二才能玩的。”管理员耐心地跟他说。


  “我已经有一米二啦!”他站到身高线旁边,刚好到及格线那儿。


  “……还是不行呀。”管理员指指旁边的备注,怕他不认字,就一个个地念出来,“14岁以下儿童需由家长陪同方可乘坐该设备。”


  没有爸爸妈妈陪同的小织小朋友:……


  之后一连遇到好几个这样的,管理员叔叔阿姨笑眯眯地把他赶走了,告诉他没有父母陪同没有资格玩那些设施。


  他手里攒着一大叠的通票却没法用,只能闷闷不乐地走在路上瞎逛,看到别的小朋友左手一个爸爸右手一个妈妈,开开心心地去玩游戏,小织小朋友表示自己正在遭受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恶意。


  他心情沮丧地在路边找了块石头坐下,低着头慢慢地掉眼泪。


  忽然眼前被一片阴影笼罩住。


  他呆呆地抬头,看到一个抓着一大把氢气球,推着冰饮料小推箱的布偶熊出现在了他面前。


  “你怎么不玩呢?”可能是因为隔了一层布料的原因,布偶熊发出声音闷闷的,显得非常笨拙的样子。


  不,这个布偶熊本来就挺笨拙的。


  他似乎想要安慰小织,用自己粗大的爪子在小推箱里翻了好一会儿,才拿出一根冰棍递给小织。


  小织看了看那根颤颤巍巍快要从爪子缝里面掉下来的冰棍,接过来舔了舔,唔……他挺讨厌黄桃味的,但是也不是不能吃。


  看到他在舔冰棍,布偶熊把推车推到一边,然后异常艰难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肚子上的肥厚皮毛都挤成了好几个游泳圈:“你为什么不去玩呢?”他执着地问了第二次。


  这头熊真讨厌。小织这样想着,闷闷不乐地说:“那些游戏要大人陪才能玩。”


  “喂,我陪你一起吧。”布偶熊说。


  于是布偶熊推着小推箱,带着小织小朋友,去玩游戏了。


  ***


  “可以吗?”小男孩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望着管理员,眼里充满期待。


  “可以是可以。”管理员犹豫了一会儿说,“不过这位先生,你可以把身上这套布偶装脱掉吗?你现在的体积太大,我们设施没办法容纳下您和您的孩子呢。”


  “……可以不脱吗?我会尽量压缩我自己的体积的。”布偶熊先生真是一只异常耿直的布偶熊啊。


  “不能。”管理员抱歉地说。


  就在布偶熊考虑要不要脱掉自己的外套的时候,忽然旁边伸出一只小手摇了摇他:“我们走吧,不想玩了。”


  布偶熊:……所以我这么辛苦地推车过来是为什么。


  小织小朋友自从抓上布偶熊的手以后,就没放开过,他们挥别了管理员阿姨,又没什么别的游戏可以去玩,就只好在游乐园里漫无目的闲逛。


  布偶熊想递给小织另外一只冰棒,被他嫌弃了。


  布偶熊坚持不懈,要把自己另一只手上的氢气球送给小织,小织刚好抓过一只,其他氢气球的线就从那庞大的布偶爪子里溜了出去,往天空中慢慢悠悠地飞了上去。


  布偶熊连忙追着那些气球跑,他用力地瞪了好几下,还是没有用,最终那些气球都飞走了。


  本来一脸沮丧的小男孩看到布偶笨拙地追气球的一幕,终于被逗笑了。


  布偶熊转过身,看到小织小朋友哭得满是鼻涕的脸上笑得合不拢嘴,慢慢地走了过来。


  看到布偶熊庞大的身躯慢慢朝着自己这边移动,背对夕阳带着一片阴影覆盖过来,小织小朋友顿时被吓得不敢出声了。


  要……要被教育(xun)了吗?


  他有点害怕地往后退了几步。


  布偶熊艰难地俯下身,肚皮上的皮毛又叠在了一块儿,抬起一只胖乎乎的爪子缓缓朝他伸过来。


  小织吓得紧紧闭上眼,差点又要哭了。


  温柔的触感从头上传来,小织紧张地睁开眼,看到一只毛毛的大爪子在眼前晃动着——那是布偶熊先生在笨拙地抚摸着自己的脑袋。


  啊,被抚摸的感觉真的好舒服……


  小织小朋友这样想着,再次慢慢地闭上了眼。


  Chapter5·Parallel world


  黄昏,洒金般的夕晖落下,为整个城市铺上了一层细碎而温暖的光芒。


  阿维怀里抱着孩子,站在游乐园门口等艾莲娜来接他们。


  小织安静地睡着,那甜美可爱的容貌,在夕阳的映照下宛如油画里的小天使。反观抱着他的红发青年就狼狈极了,他的头发湿漉漉地黏在额头上,汗流浃背,整个人像是刚从撒哈拉大沙漠冒险回来。


  过不了多久,一辆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公主拉下车窗,看见一大一小这个样子有点儿惊讶:“玩得这么辛苦吗?”


  “嗯,能玩的都玩过了。”


  她叹了口气:“说起来,我们很久没有带小织出来玩了,这次他玩疯了也正常。”


  “觉得歉疚的话,与其总是嘴上这么说说,还不如多陪陪他。”阿维轻轻地把孩子放在前面的座椅上,皱着眉说。


  艾莲娜一愣,嘴角微微扬起:“你呀……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呢。”


  忽然就被打趣了,阿维一怔,脸上有些不自然地说:“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车发动后,两人之间陷入了谜一样的沉默。


  阿维紧紧抿着嘴,注视着窗外川流不息的景色跟玻璃反射出来的自己逐渐丧失笑意的脸庞,忽然开口道:“原来你所处的世界是这样的。”


  “嗯,是怎么样的呢?”


  “跟阿尔斯托利亚完全不同的风格,如果真要比较的话,跟梅伊更像吧。不过比梅伊繁华多了。”他忽然有点感慨,“我终于能理解你那时候为什么总想要回去了。”


  这是一个非常美而繁华的城市,会让人留恋,是很正常的吧。


  “看到现在的你……非常幸福,我也就安心多了。”


  “阿维。”公主忽然开口道,“其实严格的来说,我并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我哦。”


  他蓦地骤缩了瞳孔,所有注意力都被对方吸引住了。


  “你知道平行世界理论[注]吗?我们每做出一个选择,都会对未来造成微小的影响,当这些影响积累到足够大的时候,世界将会发生不同的演化,这种演化每一天都在发生,从而演变出不同的世界……”


  “所以你所处的那个世界的我,她将来的生活不一定会和我一样哦。”


  “现在的我足够幸福,是因为我为了自己的人生做出了负责的选择,比如我想要抓住幸福,那么我的选择会朝着更加幸福的方向选择。”


  她忽然苦笑了一下:“当然,现在算不算最幸福的结果我也不知道啦,谁能保证自己的选择就一定正确呢。”


  “不管怎么说,从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穿越过来的你,如果现在就轻率地下结论认为自己已经看到了结果,然后回到原来那个世界之后毫无作为,只想着守株待兔的话,可能一切不会如你所愿哦。”


  “说了这么多,是不是感觉很复杂?其实我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公主发出轻轻的叹息,“如果想要幸福的话,请一定要及时抓住它。”


  ***


  小织小朋友实在是太累了。


  直到阿维准备走了,他也没醒过来。之前也是这样,拜小织小朋友良好的睡眠习惯所赐,每次他父母开闭月之路的时候,他都睡得跟小猪一样,以至于到现在还以为他妈妈是在说瞎话骗他。


  月之路慢慢在房间里打开,艾莲娜胸口的指环熠熠发光,散发出的点点光点包围住她的身体,整个人都散发着圣洁的气息。


  极光一样的的道路慢慢显现出来。  


  临走时,阿维低头看了眼睡得宛如天使的小男孩,他伸手抚摸了下孩子的额头,低声说:“好好照顾他……我感觉到他很寂寞。”


  “嗯,我已经反省啦,以后会对我们的孩子更好的。”公主温柔地笑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阿维已经踏上了月之路。


  他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反过头来看向对方,似乎在艰难地消化着那句话里包含的巨大信息。


  艾莲娜朝他挥挥手,微笑着祝福道:“那个世界的阿维……再见了哦。真心期待那个世界的你们在做出了彼此的选择后,能获得更加幸福的结果呢。”


  失去意识前,这是阿维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阿维又一次坠入了梦境。


  蓝紫色的花海里,母亲跟小狗无忧无虑地玩耍着,她看到了阿维,朝他轻快地招着手。


  “阿维。”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他转过头,正好看到那张温柔的脸庞。


  「艾莲娜……」


  “你总是不断地做梦……梦到她们呢。”她轻声叹息道。


  「因为……那些是我重要的人啊……」


  正是因为他们,自己才不断地练习剑术,想要终有一天能变得强大,能亲手用自己的双手,来保护自己重要的人……


  「你也是我重要的人。」


  阿维注视着她恬静的面孔,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十指交缠。


  已经逝去了的人,只能把他们放在心底,而活着的……要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


  「这次不会再放手了……我想亲手握住你的幸福。」


  _______


  [注]其实这个平行世界理论是我编的,是根据我多年玩文字冒险游戏得出的质朴见解(泥垢)正经的理论可以看看这个,非常的不明觉厉。(如何理解平行宇宙?


  尾声


  阿维蓦地睁开眼。


  如上了岸濒死挣扎的鱼,大口地喘着气。


  伏在他身边迷迷糊糊入睡的公主殿下被忽如其来的声响吵醒,她偏过头看到阿维睡醒的模样,又是高兴又是担心地握住他的手。


  “你终于醒了!”连声音也不自觉带上了哽咽。


  “这里是哪里……”他艰难地起身,看到艾莲娜那张略显稚嫩的年轻面孔,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


  看来是回来了。


  艾莲娜跟他解释了一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那天她就要走上回家的月之路的时候,空间忽然撕裂,为了救自己,他掉进了裂缝之中。那之后,特洛伊美亚所有有能力的人都被哥哥邀请过来帮忙寻找他。


  智者们得出的结论是他掉进了其他的平行世界,宇宙浩瀚,平行世界千千万,因为坐标不知道,没法开启定向的月之路,他可能再也回不来了,除非对方能联系上另外一个世界里的特洛伊美亚王族。


  最后,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阿维终于被人发现昏迷在原来出事的地点。


  这几天她衣不解带地照顾他,直到刚刚醒来的那一刻才终于放下心来。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她双手紧紧握住阿维的手,脸上满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看着她喜极而泣的表情,阿维安慰地摸了摸她的脸庞,轻轻为她擦掉挂在脸上的泪痕,喃喃道:“这几天一定很辛苦吧。”


  “你没事就好。”她高兴地重复自己的话。


  他怔怔地回想着,另一个世界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做梦一样,却又是真真实实地发生了。那个世界里,公主离开了梦世界,跟人结婚了,还生了小孩,生活幸福美满。


  想到临走时她说过的话,他的心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起来,原来那个幸福的家庭,本身就有自己的一份。


  “艾莲娜……”他喃喃地念出她的名字,心情激动地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对方柔弱的身躯,脑海里面已经在想像将来两个人一起生活的情形了。


  对方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心情,主动伸出手回抱。


  “阿维。”她似乎下定了决心,“我……决定不走了。”


  他一怔:“你……不走了?”

  

  “对,我不走了,也许以前我一直很软弱……总是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摇摆不定,但是经过这次,我终于下定决心了。”公主勇敢地对上了他的目光,“我想留在你身边,一直支持着你。”


  她想起踏上月之路前的那个晚上,她软弱的告白只收获了对方祝福的话语,而阿维因为救她而失踪之后,每个晚上自己都沉浸在悔恨之中。


  如果那时候能坚决一点直接表白就好了。


  想到这里,公主目光坚决地望着他:“就算你之前拒绝了我也不要紧,我会一直努力,直到你接受我为止。”


  他的心跳动得越来越厉害了,似乎下一秒就要跳出胸腔。


  脑海里回想起那个世界里艾莲娜的话,他有些恍然……果然,两个世界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吗?想到这里,自己的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丝后怕——如果那天月之路没有产生时空裂缝,艾莲娜真的离开了梦世界,自己会不会想到要去那个世界里找她?


  经过那短短一天的相处,他忽然发现自己真的很难以忍受对方幸福平静的生活里出现其他男人的痕迹。


  抱歉,我果然不是那么无私的人啊……


  “笨蛋……”自己紧紧地抱住了她,“就算你不这样说,我也……绝对不会放手的。”


  他想起来那时候那个世界里对方的话……


  人生的每一个选择都有可能导致完全不同的发展,只有做出了正确选择的那个,才有可能得到最后的幸福,犹豫踌躇不前也许会错过更多。


  “那么,一直待在我的身边吧,作为我最重要的人。”


  【完】


  后记:大家好,这一篇构思了一个多月的阿维同人终于写完了,撒花~一开始的思路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本来想让阿维好好跟公主谈个恋爱,后来想了想,觉得阿维在我眼里,与其说是适合恋爱的男人,倒不如说是适合结婚的男人。本着这样的想法,就开始写他跟公主的婚后生活了www,现在想想,如果要我写怎么跟阿维谈恋爱的话自己可能真的会卡文吧(笑)。


  顺便想问问公主们对阿维的看法?阿维到底是什么性格的王子呢?


  我看过不少阿维X公主的同人文跟段子,大家都把他写得非常温柔大度,特别印象深的一个段子,就是那个“碎了我也不要紧,换成其他王子替我守护你也可以哦。(原话不太记得了)”感觉特别有正宫气度(喵喵喵?)


  于是我一直有这么个印象,就是明明是红属,但很多人又不由自主地把他当作绿属来看待,然后这几天翻了翻普通阿维的故事,感觉这明明就是个蓝属的欧叽嘛!纠结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决定还是按自己的理解跟公式书来写——有点耿直,但是对喜欢的人又非常的不坦率,偶尔也会流露出内心的温柔——这样的设定之类的,感觉自己已经尽力了。


  总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心目中的这个阿维吧ww祝食用愉快。



  



  

  

  




  

评论(6)
热度(48)
©瞳人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