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瞳人菌

《关于雪二殿下离家刨冰的那些事儿》 R18

BL向 R18 雪大X雪二

大家好,为了掩盖我快一个半月没产粮的事实,我决定产(ban)个粮!

其实这是那篇米亚X公主的同人《恋爱的魔法》里面的一个小彩蛋,本来我无意开车,只想让雪二出来溜一圈的,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不知不觉就飚了起来=。=

PS:纯开车,没什么剧情,人物大力OOC,如果超过1000字没有进入主题的话一定是我话痨癌犯了_(:3」∠)_


  _____正文_____


  (一)古雷西亚


  华丽的殿堂,水晶灯璀璨的光芒宛如冰晶般闪耀。


  文坛之国谜斯特里的夏洛特文学奖的舞会上,这里聚集了来自各国颇有名望的上流人士,作为一年一度的盛会,一度成为各国外交的良好时机。


  古雷西亚也在邀请之内,不过他并非作为斯诺菲利亚的第二王子而来,他隐去了自己的出身跟姓名,仅仅凭借自己出色的制冰魔法成为了今晚限时特供甜点的刨冰师。


  是的,刨冰师,虽然听起来有点奇怪,但无论如何古雷西亚还是对这个工作毕竟满意的,毕竟在斯诺菲利亚可没有这么多人需要他。虽然是在国外休假的时候偶尔get的技能,但配合魔法来使用意外地有效,每每限时特供的这个时候,刨冰的窗口处都会排了长长的队伍,古雷西亚利用魔法制出的冰非常的清爽,受到很多客人的欢迎。


  “诶诶?这个季节还有刨冰吗?”一个清朗的声音从窗口传来。


  “嗯,想要什么口味的?”古雷西亚专心地制冰,头也不抬地回答。


  “呃……如果是女孩子会比较喜欢吃哪种口味?你有什么推荐的吗?”


  “那就草莓口味的吧,挺受女孩子欢迎的。”古雷西亚不耐烦地喊道,“行了,知道你有女朋友了,下一个!”说着他从窗口推出一份淋了草莓果酱的刨冰,色泽鲜艳,一看就非常有食欲。


  “太棒了!你真是个好人!”金发蓝眸的制服系少年端着草莓刨冰,一脸高兴地走了。


  莫名其妙被发了好人卡的古雷西亚一脸郁闷。


  “还真是让人火大呢,就不能好好说一句谢谢吗?”他自言自语地说着,手上仍然在忙着给接下来的客人刨冰,这次是芒果口味。


  这时候,场内传来的小小的骚动。


  他跟从他手里接过刨冰的客人不约而同地朝着门口看去。


  “好像是来了什么了不得的贵族呢?”客人甲惊叹道。


  “据说是来自雪国高贵雪之一族的大王子殿下,活跃在各种外交场合上,非常受到民众的欢迎,是一位极具威望的王子呢。”客人乙说。


  “咦,刨冰小哥呢?”


  两个人回头,发现窗口里的古雷西亚已经不见了。


       ***

  “真是的!兄长怎么会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古雷西亚咬牙切齿地说着,他趁着众人目光聚集在那个光芒四射的人身上的时候,匆匆往自己临时的客房走去。


  他要抓紧时间,趁着自己兄长没有发现之前赶紧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好不容易安定下来想要认真做下去的一份工作,这样平静的生活就被那个人的来到轻易打破了,真是可恶……古雷西亚扯高领子遮住自己特征明显的脸庞,低头悄悄地穿过人群。


  如果被人发现自己跟万众瞩目的雪国大王子殿下挂相那就笑话大了,自己被兄长抓到,肯定要被痛心疾首地训斥大半天,更可怕的是自己是离家出走的,如果真的被抓到……


  想到这,古雷西亚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他高贵的兄长一天到晚忙个不停,哪里会有时间留意自己是不是消失了呢?


  然而等到自己回到房间里时,古雷西亚发现自己错了。


  一推开门就是一股沁人的冷气,古雷西亚莫名的一抖,某个不详的预感慢慢笼罩在心头。自己踟躇了一下,最后还是硬着头皮把门打开了。


  果不其然,他的兄长,福勒斯特,此刻已经端坐在椅子上,双手抱胸,正微微斜睨着他。


  男人丹凤眼微眯,眼神在沉静时锐利极了,只要被注视超过一秒,就能让人感觉到自己在这犀利的视线下无所遁形。少年有点害怕地往后退了一步。


  福勒斯特眼神一凝,用低沉华丽的声线发出命令:“过来,你还想往哪里去?”


  “你管我。”古雷西亚倔强地撇过头,带着点赌气说到。


  “你这次已经快半个月没有回到城堡了,如果不是我问起,你是不是要在外面一直浪下去?”一向沉稳的声线中带着少见的不耐烦,看来他的兄长这次是真的对自己很生气。


  “可恶,我已经成年了,又不是像修尼那样的小孩子,为什么我不能独自一个人在外?”古雷西亚用小声的声音嘀咕着,虽然嘴上抱怨着,但是他还是不情不愿地走了过去,来到了兄长的面前。


  “……我并没有不允许你在外面。”男人蹙眉闭上眼,似乎在忍耐着什么,“但是也并不是说你可以呆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外,你不远千里跑到谜斯特里,就是为了……做这种低贱的工作?”声音里透露着掩盖不住的失望。


  古雷西亚瞪大了眼睛,胸口莫名其妙升起一阵怒火:“不然我还能干什么呢?斯诺菲利亚已经有兄长这样勤政爱民受人欢迎的执政者了,我永远比不上兄长,除了每天去散心滑冰,还能做什么呢?”


  “虽然这件工作在兄长大人您眼里是一件低贱的出卖体力的工作,但是我却要用它赚得的钱来养活自己,将来说不定还能用这个工作存起的积蓄娶一个妻子——唔!”


  少年还没宣泄完心中的愤怒,就被自己的兄长强势地拉入了怀里,捏住下颔粗暴地堵住了双唇。


      (二)福勒斯特

      (三)古雷西亚


评论(12)
热度(83)
©瞳人菌 | Powered by LOFTER